澳洲电台 -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Switch to desktop Register Login

好莱坞传奇童星秀兰•邓波儿去世 享年85岁

给本项目评分
(0 得票数)

雪莉•坦普尔•布莱克(Shirley Temple Black),中国影迷熟悉的“秀兰•邓波儿”周一(2月10日)逝世,享年85岁。在1930年代美国大萧条时期,这位童星曾振奋了无数美国电影观众的精神。

传奇小“天使”

秀兰•邓波儿是影史上一个特殊年代的传奇,她在每个国家所赢得好奇心是其他任何人都无法相比的。即使大半个世纪过去,今天的人们仍然把她称为“天使”。
根据她的家人发布的声明,秀兰•邓波儿星期一夜晚因自然原因在旧金山附近的家中平静辞世。去世时家人都在周围。

秀兰•邓波儿1930年代是好莱坞著名童星,三岁就开始拍电影,长着一头卷发和一对酒窝的小女孩秀兰•邓波儿主演了大量格调轻松的影片,凭藉她的歌舞迷倒了全美国。

雪莉•坦普尔•布莱克(Shirley Temple Black),中国影迷熟悉的“秀兰•邓波儿” 周一(2月10日)逝世,享年85岁。(BBC)
好莱坞传奇童星秀兰•邓波儿去世,享年85岁。(网络图片)

她演唱的歌曲《好船棒棒糖号》(On the Good Ship Lollipop)以及和传奇性的美国非洲裔舞蹈家比尔• “柏贞格”•罗宾森(Bill "Bojangles" Robinson)一道跳的踢踏舞《小上校》(The Little Colonel)给人们留下永恒的印象,使她成为美国电影界的偶像级人物。

3岁时邓波儿在母亲的安排下进入一所叫米格林的幼儿舞蹈学校接受训练,1934年年仅6岁出演了歌舞片《起立欢呼》,影片大获成功。秀兰•邓波儿能歌善舞的表演吸引了全球无数的影迷。随后一年中,邓波儿出演了《新群芳大会》、《小安琪》、《小情人》等8部影片。由于在这几部影片的出色表演,1935年年仅6岁的她就获得了第7届奥斯卡特别金像奖,成为有史以来获得奥斯卡奖的第一个孩子。

秀兰•邓波儿当时年纪小 (美国之音)

秀兰•邓波儿一共出演了43部影片。从1934年到1939年,她每年都在最受欢迎的十大明星之列,成为当时美国儿童崇拜的偶像,也是成年人心目中的宠儿,曾有“大众小情人”之称。

秀兰•邓波儿演电影《蓝鸟》( "The Blue Bird." ) (美国之音)

随着她的逐渐长大,少女时代的秀兰.邓波儿,银坛魅力逐渐消退,在成年后感到明星的电影生涯难以持续,观众无法接受他们最喜爱的小宝贝已经长大的现实,于是秀兰•邓波儿在1950年21岁时息影。

她度过了几年远离聚光灯的生活,1950年积极投入共和党政治活动。1969年,她获尼克松总统任命,加入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团,以及成为美国外交部第一位女性礼宾司司长。从此开始了第二职业,也就是外交生涯。她在1970年代担任过美国驻加纳大使,1977年4月访问过中国。1989年,在共产党政权在东欧各地相继垮台之际,她出任美国驻捷克斯洛伐克大使。

秀兰.邓波儿1967年在加州竞选议员 (美国之音)
秀兰.邓波儿1969年作为一名美国代表参加联合国大会 (美国之音)

1999年,邓波儿以其童星时期的成就,被美国电影学会选为百年来最伟大的女演员第18名。另外,有一种没有酒精成份的鸡尾酒使用了她的名字,名为莎莉谭宝,又叫儿童鸡尾酒,在外国深受儿童欢迎。曼秀雷敦的小护士商标的模特儿为秀兰.邓波儿。

抗癌明星

70年代,邓波儿患上了乳腺癌,她勇敢面对,接受了乳房切除手术。乳腺癌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还是一种难防难治的疾病,特别是要切除乳房,这是令很多女患者最不能接受的。但是邓波儿不仅做了手术,还在电视节目中向公众袒露了病史,她成为第一个勇于公开病情并倡议防治乳腺癌的名人。

当人们问她是“如何与乳腺癌作斗争?”时,她答道:“如果什么也不做,情况只能变得更坏,我相信上帝和我的医生。”对患同样疾病的妇女,她的忠告是:“不要害怕,不要坐在家里等,要去医院积极治疗。”正是这种乐观积极的态度使她战胜了病魔,在她的影响和带动下,很多患乳腺癌的妇女也转变了看法,不再羞于谈及病情、不敢接受手术治疗了。

幸福女人 最满意的角色是妻子和母亲

不论当演员还是做外交官,邓波儿都干得相当成功,而在家庭生活方面,她也是个幸福的女人。她曾对记者说,这一生最令她满意的角色是妻子和母亲。

邓波儿家有女初长成, 秀兰.邓波儿在1946年 (美国之音)

17岁时,她嫁给了中学同学的哥哥、美国航空兵约翰-阿加。阿加婚后酗酒无度,多次酒后开车被捕,并且一心想进入娱乐圈当演员,这使邓波儿很失望。4年后这段婚姻宣告破裂,当时他们的女儿苏珊才2岁。

1950年,离异后的邓波儿前往夏威夷散心,遇到了企业家查尔斯-布莱克,查尔斯居然没有看过她主演的任何一部电影,这让邓波儿万分吃惊。她又托老朋友联邦调查局局长埃德加-胡佛调查,胡佛给查尔斯下的结论是“像苹果酱一样毫无杂质”。

1950年12月16 日,他们正式结婚,从此过着幸福恩爱的生活,直到2005年查尔斯去世。在一次接受记者采访时,邓波儿说道,这一生她获得的最大奖赏就是她和查尔斯童话般的婚姻生活。她和查尔斯育有两个孩子。曾有人问她,这一生最值得骄傲的是什么?她的回答是:我的3个孩子和我的孙女们。

2006年1月29日晚,第12届美国演员公会奖在洛杉矶圣殿礼堂揭晓,秀兰-邓波儿被美国演员公会授予终身成就奖,以表彰她在演艺方面取得的成就及在人道主义事业方面作出的贡献。

在当晚的颁奖仪式上,78岁的邓波儿对台下的观众开玩笑说:“对于那些想获得终身成就奖的演员们,我的建议是,要尽早出道。”对当今的年轻人,她的建议是:要做一个勇敢和纯洁的人。要听从你自己内心的召唤,不要受外界影响,要做一个真我。

秀兰.邓波儿2006年1月29日接受美国演员工会的终生成就奖 (Photo by Kevin Winter/Getty Images)
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右)在肯尼迪中心歌剧院举办的第21届全国肯尼迪中心荣誉的盛大仪式酒会上迎接美国著名童星秀兰·邓波儿。(AFP/Getty Images)      

邓波儿年少成名,不过,她没有迷失在曾经的光环中,银幕之外又成就了另一番事业,从这点来讲,她更是独一无二的。秀兰-邓波儿本人也很为自己精彩的一生感到骄傲,她曾对媒体说,“如果我还能再活一回的话,我将不会对我的一生做任何改变。”

母亲功不可没

好莱坞传奇童星秀兰•邓波儿去世,享年85岁。(网络图片)

1928年4月23日,秀兰-邓波儿出生在美国加利福尼亚。父亲是银行职员,母亲是退役的舞蹈演员。邓波儿之所以能成为明星,她的母亲功不可没,因为年轻时曾向往银幕生活未能如愿,她便把全部心血倾注在培养女儿上。她像许多望子成龙的中国家长一样不仅注意对孩子的早期教育,而且还为孩子精心设计生活之路。婴儿时的邓波儿就已经显露出天使般的甜美模样,并且遗传了父母的才华,不但有着出色的嗓音,而且表现出惊人的动作协调性。

3岁时,邓波儿在母亲的安排下进入米格林幼儿舞蹈学校接受训练,这是好莱坞星探经常出入的地方。一次一个导演来选角,尽管调皮的邓波儿躲在钢琴后面没出来,可她还是被选上了。

4岁时,秀兰-邓波儿拍摄了系列片《小听差》。当时尚不识字的邓波儿,靠母亲每天给她大声朗读剧本,来记住自己的对白,但她稚嫩自然的表演引起了好莱坞的关注。后来在她成为童星演电影期间,母亲一直陪伴在她左右,帮她读台词,打理服装道具。母亲还负责她的发型,每次做头发都要确保她头上有56个卷儿。

更难能可贵的是,秀兰-邓波儿的母亲知道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里如何保护好自己的孩子。她会挡在孩子的前面,在该说“不”的时候说“不”。“她不能做那个”。或者“她不能接受你送的礼物”。幸亏有这样清醒睿智的妈妈,邓波儿才没有在最红的时候被宠坏,她的健康成长为今后的事业和生活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战争威胁经济大萧条时抚慰美国人的心

秀兰-邓波儿是一个创造奇迹的童星。她挽救了经济危机中面临倒闭的福克斯公司,《亮眼睛》为福克斯公司在1934年赚到400多万美元,这在当时是个天文数字。她让全美国的影院自1929年爆发经济危机以来第一次场场爆满,影迷们被这个天真无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迷倒,心甘情愿地掏腰包买票看她的电影。书籍、杂志纷纷以邓波儿作封面,邓波儿娃娃、邓波儿服装也都成为抢手货。

1937年6月26日,好莱坞著名童星邓波儿主演的《威莉·温基》到达她演艺事业第一高峰。在1934-1938年期间,邓波儿参与了20多部故事片的表演,成为当年美国顶级电影明星之一。之后她进入政界,曾担任美国驻加纳(1974-1976)和捷克斯洛伐克(1989-1993年)的大使。(AFP/Getty Images)
时任美国联邦调查局(FBI )局长约翰·埃德加·胡佛(John Edgar Hoover)于1937年8月16日在小演员秀兰·邓波儿的书籍上签名。(AFP/Getty Images)(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AFP/Getty Images)

邓波儿也为她的家庭赚得了巨额财富。根据她与福克斯公司的合约,邓波儿每月能得到1500美元的工资,要知道这个数字是当时普通成年人收入的几十倍。到30年代末,邓波儿的片酬已超过12万美元,还外加20万美元的红利,而当时的电影票价仅有15美分。

邓波儿在为许多人带来财富的同时,更为人们带来了欢笑,成为大家的开心果。当时由于战争的威胁和经济大萧条,让许多美国人意志消沉、郁郁寡欢。她明亮清澈的大眼睛和天使般的微笑在当时抚慰了无数苦闷的心灵。

罗斯福总统曾对记者说,因为这个国家有了秀兰-邓波儿,所以我们会好起来的。由于邓波儿饰演的角色多是令人怜惜的孤儿,这也深深触动了很多成年观众,使他们意识到自己身为父母的责任。

“邓波儿宿命”

邓波儿长大了,观众却无法接受他们最喜爱的小宝贝已经长大的现实。(网络图片)

成年以后,邓波儿回忆起她的童年时曾说,“我只过了两年懒惰的婴儿生活,以后就一直在工作了。”小小年纪的她,每天必须工作5个小时,周末通常在8个小时以上,此外还要每天跟私人老师学习3个小时。工作时她常常哈欠连天,母亲不得不时时提醒她,“宝贝,精神点儿!”

从5岁到11岁是秀兰-邓波儿演艺事业的黄金时期。虽然她演的角色大同小异,但是人们不管她演什么,都一样喜欢,只因为她太可爱。然而,她毕竟在一天天长大。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外形发生了变化,不再是那个一头金色卷发的洋娃娃和有着红苹果一样美丽脸蛋的小天使了。

1939年,米高梅公司希望借用她以少女形象主演《绿野仙踪》,但遭到20世纪福克斯公司的拒绝,其实当时她已渐脱稚气,完全可以出演这一角色,只是福克斯公司实在不愿意放走这棵摇钱树,他们转而安排她出演《小孤女》。这使邓波儿错失了一个重要的转型机会。

《绿野仙踪》获得了空前的成功,还成全了另一位好莱坞童星裘蒂-迦伦。相反,邓波儿在《小孤女》中的表演因为已渐渐发育,她头发的曲线已被身材的曲线所代替,观众无法接受他们最喜爱的小宝贝已经长大的现实而票房惨败。

成长带来的转型问题是摆在童星面前的一大难题,邓波儿没能在演艺事业上走得更远,外部因素起了决定作用。“邓波儿宿命”甚至成为日后许多童星长大成人后试图摆脱的命运的代名词。但是,邓波儿那天使般的形象从此永远定格在了银幕上,创造了一个80年不老的神话,谁能说这不是一种幸运呢?

邓波儿在20世纪30年代的走红有其历史背景,然而,无论乱世盛世,无论哪个国家民族,对于真善美的渴求都是人类共同的心声,这个银幕上的小天使无疑切合了人们这种愿望,因此当她的银幕形象传播到其他国家的时候,就在世界各地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秀兰-邓波儿”热。

 

来源: 大纪元

Copyright © 2013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Desktop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