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电台 -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Switch to desktop Register Login

2006年,天津政坛发生“坍塌”。这场“地震”中漏网的原天津市公安局长、市政协副主席武长顺(右)2014年7月20日被调查,宣告了“天津帮”最后一块骨牌的倒台。(大纪元资料室)
编者按:1999年“7.20”之前,中国曾发生一件震惊国际的事件。当年4月25日,逾万名法轮功学员到中南海和平上访,并成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导火线,而在此之前发生的天津市公安局对当地法轮功学员的暴力抓捕事件,则是“4.25”事件的真正起因。

当时配合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具体挑起“4.25”事件的正是时任天津市委书记张立昌、时任天津市公安局长宋平顺、时任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长武长顺等人,而时任天津政法委副书记李宝金也是在天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

表面看,“天津帮”倒台的骨牌效应是从一个情妇的被抓所引发。事实上,这几个当年追随江泽民的天津血债帮成员的倒台,都是因积极迫害法轮功而遭到的恶报。

(大纪元记者郭惠报导)2006年,几乎与上海社保案同步,天津政坛发生“坍塌”。2006年6月,时任天津市检察院检察长、天津市委政法委副书记李宝金被“双规”;次年6月3日,时任天津市政协主席、原政法委书记宋平顺“自杀”;2008年1月10日,时任天津市委书记张立昌病亡。

这场“地震”中漏网的原天津市公安局长、市政协副主席武长顺最终在习近平当局强力反腐下落马,宣告了“天津帮”最后一块骨牌的倒台。中共中纪委于2014年7月20日发布公告对武长顺进行调查,而15年前的这一天正是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迫害法轮功的日子。

这一切,都源自于一名被称为“部级情妇”王小毛的落马。本文着重以事实揭示,当年最初挑起迫害法轮功的“天津帮”成员,正是一群毫无道德底线、有着令人震惊的贪腐淫乱行为的流氓利益集团。

一、情妇王小毛被查 牵出李宝金

从李宝金情妇王小毛的“浩天系”

在经过数年的人生低谷之后,王小毛在近日恢复自由,并重启“浩天系”。作为原天津市检察长李宝金的情妇,王小毛曾在十余年间掌控了涉足医疗、教育、房地产、高速公路等领域的“浩天系”。

今年6月21日,据大陆《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在海外媒体刊文披露,李宝金情妇王小毛掌控着浩天集团。这个“安静”的公司,案发前却在天津地产界闹出了很大的动静。它迅速跻身于天津地产大腕阵营,给业界留下两大印象:一是能较便宜地拿到好地,且集中在五大道黄金地带;二是似乎从不缺钱。

1992年,王小毛弟弟涉嫌诈骗被警方抓获,王因此与时任天津市公安局党委书记的李宝金相识,从此利益共沾。1995年王小毛成立了浩天房地产公司,十多年下来,王已拥资产近百亿。

海外的报导指,王小毛自从认识李宝金后,生意越做越大。1999 年8月,在她的运作和李宝金的支持下,浩天集团正式成立。该集团主要从事房地产开发和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为帮助王小毛浩天集团的发展,李宝金让渤海化工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戴成文全力支持王小毛的公司。戴老板财大气粗,很快拆借了一笔巨额资金用于浩天集团投资房地产和高速公路建设。

浩天集团以开发房地产为主业,每次浩天集团楼盘开盘,李宝金都亲自前往祝贺,为浩天集团撑腰增光。李宝金的显赫政治地位和特殊社会影响,为浩天集团的发展提供了极大的方便和政治庇护。

在此后的商业往来中,李宝金、王小毛、戴成文来往密切,互为利用,结成了利害相关的利益共同体。王小毛靠着从银行贷款和政府拿到的便宜地皮,房地产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很快在天津出了名,集团总资产最高时曾达到近30 亿元人民币。凭藉着房地产打下的基础,王小毛又把目光转向了投资高速公路。

津汕高速大面积停工 王小毛被查

投资之初,浩天集团取得了巨大的利润,而王小毛的被查是从高速公路建设开始的。

2006年3月,浩天集团为了缓解承建的天津至汕头高速公路工程资金缺口,挪用了由其控股的浩天津晋(天津至山西)高速公路公司准备还贷的准备金4000万元,引起当局的关注。

罗昌平的文章同样提到,案发前的2006年,王小毛参建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配套工程——津汕(天津至汕头)高速公路天津段。津汕高速由国有天津市高速公路投资建设发展公司与浩天集团合作这个项目总投资40亿元,全长52.54公里,连接北京奥运主会场与天津、青岛两个分会场。

王小毛被查的直接导火索之一,是跟北京奥运会有关的津汕高速公路大面积停工有关。她的资产太重,很需要钱,但现金流出现了问题。

2006年4月21日,王小毛因涉嫌行贿罪,被河北省唐山市检察院依法监视居住;同年7月29日被依法刑事拘留;8月10日被依法执行逮捕。

检方指控王小毛涉嫌与李宝金共同受贿165万元,其旗下的企业浩天房地产公司涉嫌偷税6,391.61万多元。2008年10月,王小毛亦因受贿罪、偷税罪被天津市二中院一审领刑6年,并处罚金700万元。

李宝金和王小毛

公开资料显示,李宝金1942年出生,1961年被分配到天津市公安局。1987年起任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长,1993年同时担任天津市委政法委副书记;1998年6月当选天津市检察院检察长,并任市委政法委副书记。2003年1月,再次当选天津市检察院检察长(副部级)。
《明镜月刊》的文章说,1992 年夏末,李宝金才当上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后不久,他结识了后来影响他政治命运的女商人王小毛。当时的王小毛是菲光(天津)物业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一个刚刚在商海中起步的青年女子。

1992年年初,菲光(天津)物业有限公司因和他人发生业务纠纷,天津警方介入。为尽快平息事态,王小毛通过关系找到了时任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长的李宝金。那时,李宝金虽然和王小毛不熟,但一看是朋友介绍的,立刻答应协调处理。在李宝金的亲自过问下,警方很快撤出,事态得到了平息。

此后,这个颇有心计的女人有意识地和李宝金套起了近乎,隔三差五地以各种藉口邀请李局长外出娱乐玩耍,沟通感情。李宝金爱打高尔夫球,王小毛投其所好,经常邀请李宝金打高尔夫球。俩人很快形影不离、难舍难分。从此,李宝金成为王小毛在商场上的后盾,把王小毛的公司业务也视为“自己的事情”,利用职务便利和职权影响帮助王小毛经营发展公司。

1995年,李宝金先是支持王小毛成立了泰力房地产公司(后改称浩天房地产公司),不久,又利用公安机关审批特种行业的特权,竭力支持王小毛成立了浩天典当行和浩天拍卖行。事后,在李宝金的运作下,浩天拍卖行被天津市政府指定为公物拍卖机构,经常承办天津市大宗拍卖业务。

1998年,李宝金向朋友们公开认王小毛为干女儿,为两人不正当的交往披上了一层外衣。由于有了李宝金这根权力支柱的支撑,王小毛在天津商界逐步站稳了脚跟,生意越做越大。

在与情妇王小毛形影不离那些年,李宝金的仕途也异常顺利,1993年7月,身为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兼副局长的李宝金同时兼任了中共天津市委政法委副书记。有了这个头衔,李宝金不仅在全市公安机关可以发号施令,而且在整个政法机关都有了指手划脚的权力。1998年至2003年李宝金两次当选天津市检察院检察长。

据报导,2006年6月12日下午,李宝金在办公室正在和部下商谈工作,中纪委和天津市委的有关官员突然而至,向毫无准备的李宝金宣布了中纪委对他实行“双规”的决定。很快,李宝金被带到了距天津市只有百里之遥的河北省唐山市中纪委办案点。

据媒体披露,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使搞了半辈子公安侦查的李宝金事前竟没一点点察觉。但李宝金很快知道了他落马的原因:这一切都是因为王小毛的被查。

李宝金狂言引发中纪委的怀疑

关于李宝金落马的原因,有说法指,李宝金在跟中央巡视组谈话时说了一番大话,引起中纪委的怀疑。

2008年1月23日,时任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第二巡视组组长祁培文接受媒体采访时,披露了巡视在天津发现李宝金腐败的过程。

祁培文说:“李宝金跟巡视组谈话,吹呼他自己在天津怎么能干,为国家做了多少事情,为群众做了多少好事情,他讲得生龙活现,他最后讲这么一句话,他说来天津你们想办什么事儿就找我,市长办不了的事儿我都可以办。我们就琢磨这个事情,这个检察长有这么大的权力,市长办不了的事儿他能办吗?”

随后,巡视组找来一个与李宝金熟悉的老板谈话。这位老板告诉祁培文说:“你不给他办事,他就办你。”这下祁培文明白了:原来李宝金是利用查案的职权,让人家给他办事,你要是不给他办,他就办你,他就抓你的把柄。

祁培文迅速将线索上报,中纪委的调查随即展开。李宝金为数家企业谋取利益、挪用巨额公款等案情浮出水面。

李宝金私下里曾跟别人讲:“没来检察院前,不知道检察院的权力有多大,来了才知道,检察院的权力这么大,想查谁就查谁。”

此外,网路还流传说,李宝金为人霸道,其口头禅是“敢说不行,查他,办他!”

李宝金在天津贪腐被曝光

在媒体报导中,由于李宝金长期分管刑侦和经侦,由于职权特殊,有求于他的人特别是商人,实在是数不胜数。因此,他和天津的商界巨头多有往来,特别是在津门房地产界很有影响,以致私下里有人说,李宝金不像是个检察长,倒像是个分管房地产的市领导。

1998年夏,李宝金到自己的老朋友、时任天津保税区海润达国际贸易公司总经理刘野家里串门,看到刘野家的居住环境不太宽敞,便主动向刘野和其爱人杨某提出,若将来他们买房子,他可以帮忙便宜一些。刘野夫妇正想买房子,听到李宝金的承诺自然是感激不尽。之后,刘野夫妇看中通达苑小区一套标价为81万余元的新开发住房,但他们此时只有30万元存款,于是便向李宝金求助。

李宝金立即亲自给通达苑小区开发商天津市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上级主管单位一一天津市某建筑设计院党委书记徐某打电话,以解决市公安局退休老干部住房为名,要求徐某以30万元左右的价格解决住房一套。徐某接到李宝金的电话后左右为难,若按照李宝金的要求办,那么这套房子不仅连本钱都收不回来,但他又不敢驳回李的面栽无奈之下,只好给下属某房地产公司董事长打电话,最后这家房地产公司不得不做一笔亏本的房产交易。

2003年1月,李宝金升为天津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成为了副部级高官,同时他还仍然挂着天津市政法委副书记的头衔,大权在握。2003年中国新年前,李宝金到刘野的国际贸易公司看望刘野,临别时,刘野拿出包好的2万元现金送给李宝金作为过年购物所用。李宝金推辞了么番,但最终收下。2004年5月,刘野生病在家中休养,李宝金闻讯驾车带着礼品鲜花去其新家探望。闲聊中,刘野得知李宝金即将出国考察学习,当即从家里拿出美金5000元送给李宝金。

在天津,李宝金走上副省级领导岗位后,目空一切。

2002年11月,李宝金介入天津一家房地产公司和木材的法律纠纷中。由于李宝金的出面,这场企业经济纠纷虽然很快得以平息,但木材公司却为此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两年之后,2005年上半年,李宝金给该房地产公司的负责人打电话,称自己的山东章丘老家现在修桥,向他进行资金上的求助,看是否能提供100万元的资助。很快,100万元的修桥赞助款便按照李宝金的意思汇到了他提供的一家公司的帐户上。事实上这笔巨款根本不是李为家乡修桥募集的赞助,而是他以此为藉口,为自己索取的不义之财。

从表面上看,李宝金愿意帮忙,殊不知,事成之后,李宝金索要回报也是积极有余,亲情不认。

天津市某足球俱乐部董事长兼总经理王某也是李宝金的老朋友。2005年,王某的足球俱乐部准备举行女足联赛,但经费不足,于是他找到李宝金,请求李宝金帮忙拉点赞助。面对王某的求助,李宝金没有推辞,向许多关系户发出摊派赞助指令。

第一个接到他赞助指令的是天津某建工工程总承包公司董事长殷某。当时,该公司刚承建完天津市检察官学院多功能厅建设项目,殷某能承揽这个工程全得益于李宝金当初的关照。由于赞助数额太大,再加上公司经营状况也不是太好,殷某有些为难。但为了企业将来的发展,他忍疼割肉,同意赞助100万元。5月16日,这笔赞助款以广告业务费的名义被划到了天津市某足球俱乐部的帐户上。

事过没多久,李宝金又打电话要求天津某钢铁有限公司董事长韩某也赞助天津某足球俱乐部100万元。两年前,李宝金在该钢铁有限公司从国外进口设备免关税上出过大力,这一指令韩某当然不能违背。

2005年8月,李宝金直接把电话打到天津某城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某的办公室,要求对方赞助天津某足球俱乐部50万元。当时,该城建集团经济状况比较紧张,这50万元赞助款实在是拿不出来。但李宝金既然开了口,又不敢不从。无奈之下,这位董事长只好从自己公司的下属企业里为天津某足球俱乐部解决了50万元赞助费。

就在这一笔笔赞助款到位后不久,李宝金开始向天津某足球俱乐部董事长王某伸手了。2005年11月份的一天,李宝金打电话给王某,在简单寒暄之后,李宝金提出为解决检察院个别干警的困难,让王某给他办理每张面值为5万元的银行卡4张。足球俱乐部财务管理严格,为此俱乐部高层专门召开会议研究,认为李宝金为俱乐部举办女足联赛拉了多笔赞助,同意划出20万元给李宝金。当月中旬,共计20万元的4张银行卡便送到了李宝金的办公桌上。

除上述20万元外,李宝金还以出国考察、中国新年探望退休官员等名义,从王某处索取和接受贿赂美金3000元、港币1万元、4000元人民币存摺5个,报销其亲戚治病医药费2.1万余元。上述款项共折合人民币约计7万余元。

天津市检察院位居南开区,机关门前的大街两侧由于历史原因,小餐馆、小商店等违章建筑比比皆是,小商贩在大街上肆意摆摊做生意,常常占据了半边通道。再加上道路年久失修,到处是坑坑洼洼,每逢雨雪天气,汽车堵塞,行人寸步难迈。李宝金上任后不久的一天早上上班,他的专车便树固体小贩摆设的摊位堵在了机关门外。李宝金阴沉着脸从泥泞的道路中走到办公室后,立即把电话打到区有关部门,责令有关领导马上到市检察院。

李宝金“现场办公”,当即限令区有关部门在一个月内必须拆除所有违章建筑,并把马路修好。从行政权限上讲,李宝金作为市检察院检察长,根本无权过问地方一个区级行政单位的具体工作,更不能对地方的行政工作指手划脚。但李宝金却不顾这些,公开干涉地方行政事务。

一个月不到,久拖不决的违章建筑便被拆除,小摊小贩被清理一空,市检察院门前的马路被整理得平平坦坦,焕然一新。

有一次,市检察院机关召开全院干警大会李宝金在主席台上讲话,机关的一位官员和旁边的人哨哨说了一句话,被李宝金看见后,李宝金便当着全体干警的面,对这名官员破口大骂,弄得这位官员当众下不了台,难堪至极。台下的干警个个目瞪口呆。自此,机关再开全体大会,谁也不敢在会场上交头接耳。

李宝金就任市检察院检察长一职后不久,市院机关和分院机关的人事安抓版调整便由他一个人说了算,中层干部缺位,李宝金想让谁上就谁上。有的干警对他任人唯亲、大搞“一言堂”的做法私下里颇有非议,李宝金得知后不屑一顾,出口便骂:“谁想干就干,不想干就他x的滚蛋。有意见爱上哪儿告就上哪儿告去!”

李宝金私下里曾跟别人讲:“没来检察院前,不知道检察院的权力有多大,来了才知道,检察院的权力这么大,想查谁就查谁。”

2007年12月19日,李宝金涉嫌受贿,被河北省沧州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和挪用公款罪两罪并罚,判处死刑,缓刑二年,并没收个人财产。

李宝金参与迫害法轮功

李宝金除了贪腐淫乱之外,其作为天津市检察院检察长、市委政法委副书记、二级大检察官,在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发动镇压法轮功时,积极参与迫害。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的报告指,2002年9月16日召开的天津市检察机关会议上,李宝金称要重点打击法轮功;2003年1月20日在天津市第十四届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李宝金报告天津市检察院工作,披露五年来他领导的检察院系统批捕法轮功学员399人,其中提起公诉241人;2004年1月14日李在天津市第十四届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污蔑法轮功利用非典时期扰乱社会治安秩序。李并撰文要“严惩”法轮功活动。

李宝金被“追查国际”列作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

李宝金被判刑后,有天津网友称,作恶多端的李宝金终于受到法律惩处,同样作恶多端的宋平顺自杀了,黑暗的天津政坛也该见亮了。

 

来源: DJY

发布于 中国聚焦

这些年,因为写给情人的保证书落马的官员还真不少,而且保证书的内容,真是无奇不有。

“保证一生一世只爱一个人”情人提供的保证书上还有证件号先来看看被曝是穆海利写给情人的“保证书”上都写了啥?

据《财经》记者获得的穆海利情人钱月(化名)亲笔签名的举报信称,穆海利使用各种手段欺骗、利诱和玩弄女性,涉嫌实施人身、财产损害等。

这位今年33岁的举报者称,自己跟穆海利保持不正当关系前后达6年之久。据其提供的一份据称为穆海利亲笔所写的保证书显示:“本人穆海利向钱月保证:从今天起到2014年6月1日之前,解除原婚姻关系,和钱月结婚。保证一生一世只爱钱月一个人。如做不到,任由钱月处置。”

更奇葩的是,这份举报人提供的保证书右下角落款为:“保证人穆海利”,“证件号是05030606”,时间为“二〇一三年六月十一日”

新疆军区政治部纪检处处长罗琼毅告诉《财经》记者,他已了解到钱月举报内容,“军区已着手调查,调查结果还没出来。”但罗琼毅也表示,最终会有一个结果。

“一个月内离婚”“保证书”还有见证人签名

“保证书”上有证件号挺奇葩的了,政知圈小编发现,更奇葩的是,有的“保证书”居然还有见证人。

2012年11月28日,网友“风雨过后见彩虹”在微博上发布了一组视频和照片,其微博介绍山东省农业厅副厅长单增德与一单身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长达6年,如今想甩掉“包袱”,动用警力非法拘禁其情妇。

照片中的承诺书显示,内容为“今天开始一个月之内(至12月20日止)与张风云离婚。离婚后与苏春媛结婚。特此承诺。”

该承诺书落款为单增德,名字中间按红色手印。在承诺书最后还写有“见证人:山东省农业厅办公室史访”。落款时间是11月21日。

中新网的报道显示,微博发布当日,举报内容就被删除。

2013年1月21日上午,山东省纪委新闻发言人孙成良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纪委正在密切关注新闻媒体和网络曝光的党员干部违纪违法问题。被立案调查的官员中,就有时任山东省农业厅副厅长的单增德。

单增德的问题,远不仅仅是违纪。

1年半后,单增德受贿案由山东滨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200万元。

“解除两性关系保证书”3名见证人签名摁手印

在政知圈小编找到的公开资料中,若论见证人多,还得是河北省水利厅干部董四栓2014年9月引爆网络的那份“保证书”。

这份保证书不是保证与发妻离婚,而是要求“解除两性关系”。而且,让董四栓着实火了一把的那份“解除两性关系保证书”上,足足有3名见证人的签字和手印。

在网上那则题为“实名举报河北省水利厅董四栓包养情人”的网帖中,作者自称齐晓红,1984年2月出生,石家庄人,齐晓红在网帖中附上了自己的照片和一份“解除两性关系保证书”的照片。

齐晓红晒出的这份“保证书”签署于2014年1月17日,内容为:双方自愿解除两性关系,男方一次性补偿女方20万元整,并保证:1.男女双方今后不再进行任何电话联系;2.不以任何方式相互骚扰双方家庭;3.即日去医院打掉胎儿;4.不散播任何对双方不利的信息;5.从此互不干涉互不往来。

事情起源于2010年,齐晓红说那一年自己和董四栓相识,后来成了他包养的情人,“每个月他都会给我三四万块钱……在三年的包养生活中我多次怀孕,并被要求打胎。”

网帖中齐晓红讲述,2014年1月11日是董四栓带着老婆找到了她……6天后的1月17日董四栓找到她,要其签两性关系解除保证书。

所透露,当年6月,董四栓因生活作风问题,被厅机关党委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撤销其科技外事处党支部书记职务。

在这份保证书上,除了当事男女双方的签字和手印外,还有3名见证人的签字和手印。据了解,3个见证人中其中一人系河北省水利厅干部。

“永远保护好你”写承诺的人被曝起了杀心

与董四栓几乎同一时间,湖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干部尚贤军也被自称情人的女子实名举报了。

在这份当时被全网热传的举报信中,举报人称,她与尚贤军相识6年,4年前变成情人关系。两年前在强迫其流产后,尚贤军给黑社会头子发短信说情人怀孕花了他12,000块钱,“要把情人给处理了”。“处理方式就是丢江里喂鱼,挑手筋脚筋”。

自称“黑社会头子找到我,但感念我对他情深把我放了”的举报人,还曝出一份10余字的保证书,写着“永远保护好你,保证绝不会伤害你和你的家人”,文末有尚贤军署名及日期。

按照举报人的说法,自己差点承诺永远保护自己的人“给处理了”,有点讽刺哈。

政知圈小编查了一下尚贤军的结局,公开报道中,2014年9月17日,尚贤军遭免职。

“每星期发生3次性关系”不堪管束的厅官雇凶砍情妇10刀要对情人下狠手的,不仅是尚贤军,还有一位不堪管束的湖南省副厅级官员。

曾任湖南省专用通信管理局局长的曾国华,烦恼很具体——每天到办公室后要打电话给情人贺某,报告自己上班了;下班后,要用家里的座机拨打贺某的手机,以显示已回家;每隔一个小时要拨一下贺某的手机,让贺某知道自己在哪里……

《湖南日报》和《长沙晚报》的报道披露,1998年,曾国华任湖南省邮电学校校长时认识了贺某,双方很快发展为情人关系。2001年,曾国华的妻子发现后,为挽救婚姻,她拿出5万元给贺某,要其不再与自己丈夫来往。拿到钱后,贺某遂与曾国华协议分手。可是,不到一年的时间,曾国华与贺某又恢复了情人关系。

从最初的交往,到后来恢复关系,贺某一直对曾国华进行严加管束。“她不仅随时追问我的行踪,查看我的手机详单,而且严禁我与别的女性交往,甚至连我交朋友都管。到了“忍耐极限”的曾国华,在朋友的怂恿之下决定雇人“教训”一下情人。2005年10月2日,当贺某再次开车来到曾国华住处附近,准备监视其行踪时。曾国华请来的歹徒刺了贺某10刀。

政知圈小编注意到,该案引发公众普遍关注的细节是几张“条子”。

此前,曾国华多次通过经办人向歹徒交代,一定要将几张条子要回来。原来,曾国华和贺某交往期间,曾给贺某写了好几份保证书,保证内容无奇不有:“以后再也不让贺某生气”、“60岁时一定和贺某结婚”、“每星期和贺某发生3次性关系”……

得知贺某被砍后,时任湖南省专用通信管理局局长的曾国华,在前期支付费用3元元的基础上,再向凶手支付4万元。

事发未满1个月,2005年10月23日,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一审即以故意伤害罪分别判处曾国华有期徒刑1年。

“保证不碰老婆”还“委托”朋友打伤情人的丈夫

浙江衢州市衢江区机关工委原书记周德,在2014年4月也因为“保证书”成了网络热点人物。他被指向一名女子写下30多份承诺书。衢江区纪委证实周与婚外女子保持不正当关系一事,且已于3月24日对其作出党内严重警告和行政降级处分。

据报道,早在今年3月,相关帖子就在网上流传。发帖者称,时任衢江区机关工委书记的周德“道德品质败坏”,以诱骗方式玩弄女性,一名女性受害人识破骗局,表示要离开后,周三番五次许诺钱财好处。

政知圈小编注意到,时年55岁的周德给该女子写下的30多份承诺书中,曝光的承诺书言词堪称“露骨”,包括“保证不去碰老婆”、“每星期必须与你发生4次关系”“如果同老婆碰过愿遭天打雷噼”等。

据媒体报道,周德和情人方某是在2006年认识,2014年3月7日晚,方某的丈夫吴某找周德谈判,但周德委托了自己的朋友过来。吴某在与周德的朋友会面中,头部被周德的朋友砸破。

此后,方某和吴某多次到周德单位去反映情况,还把事情捅到了网上。至于事情后来进展如何,政知圈小编找到的一篇浙江媒体的公开报道称,周德被举报前半个月,周就以年龄为由主动提出调离原领导岗位,到另一单位任一般工作人员。

“菩萨:今生发誓一定娶小兰为妻”承认再续“前缘”

政知圈小编注意到,有的“保证书”有创意到居然是写给“菩萨”的!

2013年2月25日,江西省莲花县广新局党委委员、纪委书记李小平被网友“相由心生”以《纪检书记腐败又贪色》为题,曝其趁自己外出打工,勾引自己妻子,给自己的妻子写离婚承诺书和宣誓书,致使夫妻感情破裂离婚。

根据曝料人提供的图片,李小平最早跟他妻子写的是一封情书,落款日期是2005年11月9日,该情书写在一张红色的纸上:“小兰:我爱你一生一世不变心,今生今世只爱你一人,无论什么情况决不放弃。”落款是:“小平”。

2011年8月份,李小平又给这名叫“小兰”的女子写了一封承诺书:“我等明年儿子参加工作后,与她(刘某某)开始离婚,不管什么压力、阻力,一定离婚,离婚后与贺小兰在一起结为夫妻。承诺人:李小平。”

李小平最后一封书信写给了“菩萨”,并按有手印。“菩萨:今生我李小平发誓一定要娶贺小兰为合法妻子,希望能尽快和刘某离婚,请保证我和小兰顺顺利利幸福结合在一起做一对恩爱夫妻。祈求人:李小平。”这封祈求信式的“保证书”落款日期是2012年9月份。

对于此事,李小平向大江网记者表示,网上所传的承诺书等均系真实的,都是自己应贺小兰的要求所写。李小平说,他与贺小兰早在1985年就认识,几年后发展成恋爱关系,1990年之后因自己工作调动,和贺小兰有近10年没来往。到2000年左右,两人又走到了一起。

2005年11月起李小平先后多次向贺某写出承诺书,要娶贺某为妻。2012年10月22日贺某离婚,并限李小平在两个月内也与其妻子离婚,因其妻不同意离婚,导致两人产生矛盾。当事方遂向纪委举报并在网络曝光。

网帖曝出当天,莲花县纪委即通过官方微博回应称,“举报基本属实”,经县纪委常委会研究,并报请莲花县委同意,已对李小平作出停职检查决定,有关违纪问题在纪委调查清楚后,将按有关规定严肃予以处理。

1天后,李小平被处以留党察看一年,撤销党内职务的处分。

“谨向党保证最迟后年结婚”局长据说遇到了职业“小三”有“急了”向菩萨祈求的,还有向党保证的。

“谨向党保证,本人明年最迟后年同李清结婚,在这两年(2010年至2012年)期间对李清做到一个丈夫的责任义务,否则承担一切后果。”时任江苏扬州邗江区商务局局长马一平的一份保证书被其“小三”在网上发帖曝光。

2010年7月26日,网名“扬州女子”的发帖者在南京龙虎网论坛发出了“扬州商务局马一平局长向党保证要与妻子离婚”的帖子。

帖文中不仅公布了马一平以及家人的基本情况,还附录了与马一平的婚纱合影,以及几份署名“马一平”的“结婚保证书”,时间写明为2010年1月17日。

随后,马一平被停职接受审查。

不过,就在“向党保证”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江苏的媒体记者调查发现,此类事件对“扬州女子”而言并非是第一次。2007年西祠胡同的“网络寻夫”事件,和2009年江苏仪征的“局长为情妇写保证书”事件,尽管用的是化名,女当事人竟然都是李清。

其中一位当事人在接受《现代快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与李清的婚外情事发后,我被撤职,可以说是‘身败名裂’。尽管自己在这件事上有错,但绝不是全都像李清所说的那样,‘至少50%都是失实的!’”

 

来源: 阿波罗网

发布于 网文荟萃
第1页 共35页

Copyright © 2013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Desktop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