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电台 -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Switch to desktop Register Login

“津门第一虎”武长顺贪腐案情进一步曝光,涉案金额被曝高达74亿多元。陆媒财新援引消息人士转述,武长顺案情甚至惊动了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中纪委的会议上点名批其无法无天。

据报道,武长顺案情于上周四(3月26日)在天津政法系统中通报。多名当地政法界人士透露,武长顺案涉案金额高达74亿多元,其中个人贪污4亿多元,卖官收入8400万元,行贿1000多万元,挪用公款1亿多元。

现年62岁的武长顺,曾任天津市公安局长、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在天津公安系统任职44年,其中担任过11年的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长兼公安交管局局长和11年的天津市公安局局长,根深树茂,关系众多,在津门向有“武爷”之称。

根据当地消息人士的转述,通报中披露,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中纪委一次会议上谈及武长顺案时说:(天津)有个武爷,天津的停车场都成他们家的了,无法无天……十八大后还这么疯狂,前所未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也在政法委系统的会议上表示,武长顺白天当公安局长,晚上当董事长。

另获悉,有关部门向天津市政法系统干部通报武长顺涉案情况时表示,仅天津市公安系统给武长顺行贿者就有23名;武长顺本人贪污4亿多元,卖官收入8400万元,行贿1000多万元,挪用公款1亿多元,收受礼金33万元,违反财经纪律涉及金额15亿元,其中4亿元为违规发放。与此同时,武长顺的家人名下有70余家企业,参与及有连带关系的公司40余家。通报称,武长顺采取查案、抓人等方式,打压与其家族公司存在竞争关系的企业。

陆媒财新周刊此前的调查报道《武长顺起底》中显示,天津市公安交管局下属企业、但实际由武长顺女婿和白手套控制的假“红帽”公司天津市正直智能交通设施制作安装有限公司(下称正直智能),是其利用职务之便为个人和家族牟取不当利益的重要载体,该公司也在通报中现身。2012年,武长顺以正直智能的名义用2000万元买下一块驾校用地,转手以6亿元出售,并将其中的2亿元据为己有;2013年下半年,武长顺又将塘沽一所驾校用地以1亿元出售,款项进入天津市交管局后,随即转入正直智能公司。

前述人士表示,通报还涉及武长顺的私生活内容,称其道德败坏,生活糜烂,长期与多名女性通奸,其中四名公安系统的女性为其生育私生子。通报称,武长顺涉嫌贪污、受贿、行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等犯罪。

此前中央纪委网站2月13日曾发布武长顺被双开(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的消息,称武长顺身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严重违反党的政治规矩和组织纪律,严重违纪违法,且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性质十分恶劣,社会影响极坏。其违纪所得被收缴,因其涉嫌犯罪已被送司法机关。

武长顺1970年5月进入天津市公安局交警大队,那年他16岁。之后44年,他一直在天津警界任职。1992年6月,武长顺担任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长,同时兼任公安交通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2003年2月,武长顺擢升为天津市公安局局长,并兼任武警天津市总队第一政治委员、党委第一书记;2005年11月,武长顺一肩双挑天津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同时还兼任天津市政法委副书记;2011年10月,武长顺当选政协天津市副主席,成为副省部级高官,并继续担任市政法委副书记、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

其实,早在十多年前,天津民间对武长顺多有传言。2006年夏,天津市原检察长李宝金案发(后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被判死缓),其时,有关武长顺的传言在天津民间不胫而走。一年后,2007年6月3日,天津市原政法委书记宋平顺自杀身亡,当地坊间对武长顺的议论再度甚嚣尘上。

宋、李均曾是武长顺的上司,其中,宋平顺直至案发前三个月,仍是武长顺直接领导,武长顺与宋平顺一向走得很近,两人均发迹于公安口。

 

来源:多维

发布于 中国聚焦

中国最高检察院宣布以涉嫌受贿罪,对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星期一(2月16日)公布,中共中央政治局根据中纪委调查结果,决定开除苏荣的党籍和公职。最高检于星期二(17日)宣布立案调查。

中纪委公布称,调查认定苏荣“严重违反组织纪律,大肆卖官鬻爵”,“自身严重腐败,并支持、纵容亲属利用其特殊身份擅权干政,谋取巨额非法利益”。

65岁的苏荣是中共十八大以来首位落马的“国家领导人”级别官员。据报道,苏荣及其家属的问题是被下级官员亲属向中央巡视组实名举报。

苏荣被认为与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政法委前书记周永康关系密切。去年6月中旬,中纪委员宣布对苏荣进行组织调查。

中纪委称,经调查,苏荣违反组织、人事纪律,个人擅自改变组织决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干部选拔任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滥用职权,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

此外,中纪委还认定苏荣“未落实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对江西省出现的严重腐败问题负有主要领导责任”。

中纪委的通报批评,苏荣“身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无视党的政治规矩……带坏了干部队伍”,“严重破坏了党内政治生活,损害了当地政治生态,性质极其严重,影响十分恶劣”。

一些中国报章星期二指出,中纪委通报苏荣问题的公告,其遣词用字比通报周永康时更为严厉。《新京报》指出,“卖官鬻爵”、“擅权干政”等表述是首次在中纪委的通报中出现。

《京华时报》一篇评论文章说:“(苏荣案)它反腐标本的角色已经很明显,作为中央治理腐败典型案例的意义已经展现出来。这篇近500字、措辞直率犀利的通报,亦可看做是一种敲山震虎。”

中共《人民日报》则刊文说,在持续高压打击下,腐败形势已得到一定遏制,“但反腐败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区域性腐败和领域性腐败交织,用人腐败和用权腐败共存,体制外和体制内挂钩。遏制腐败蔓延势头”。

文章称,“中央严阵以待,2015年反腐高压态势不会放松”。

 

来源:  BBC

发布于 中国聚焦

Copyright © 2013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Desktop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