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电台 -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Switch to desktop Register Login

传曾庆红将年内被收网抛出

前中共军委副主席郭伯雄7月底正式落马后,外界关注下一个够份量的国级“巨虎”是谁?迹象显示,江派二号人物曾庆红抛出已迫近眉睫。有分析认为,习近平或年内解决曾庆红。

习近平大战曾庆红近期或收网

与周永康、徐才厚和郭伯雄等落马前迹象相似,被指是江泽民“军师”的曾庆红,大网被收紧迹象明显。《看中国》稍早曾疏理出习近平对付曾庆红有“五大战役”,包括“宣传战”、“金融战”、“国安系清洗”、“家族贪腐排查”、以及“央企地盘战”等。

而在习近平于北戴河会议前拿下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后,有爆料披露周勾连江泽民、曾庆红等江派老人涉嫌“政变”的内幕。曾庆红再成当中的关键人物。

前香港《文汇报》记者姜维平7月28日发表博客文章《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当中披露作为“河北帮主”的周本顺曾秘密起草了一份《河北政情通报》,由张越直接呈送给曾庆红,并进而转呈江泽民。这份报告把目前中国社会所有责任和问题全部推到了习、王反腐的头上。

据称,江泽民和曾庆红看到这份报告后,如获至宝。密谋在北戴河会议上向习王发出进攻,抛出重要“政治核弹”。但是消息提前外泄,最终周本顺被抓,这颗“政治臭蛋”被引为笑柄。

在周本顺落马后,今年的北戴河会议,“有会”、“无会”的争议信息频爆,因而变得极其诡异。不过据多家港媒和外媒认为,习近平已成功破除北戴河会议“老人干政”。

北京观察人士认为,迹象显示,周本顺勾连江泽民曾庆红预谋“抛出政治核弹”事件,或是促使习近平下决心破除北戴河“老人干政”旧制的原因,显示习会提早动手解决江曾问题。

此前,原中共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中共党史学者辛子陵,6月24日曾对澳洲广播电台表示,中共当局有可能是今年下半年就解决曾庆红。

曾庆红早已传出被立案审查

据香港《动向》杂志3月号报导,2月26日,赵洪祝代表中纪委、中组部正式宣布对曾庆红立案审查。

《动向》杂志7月号再报导,在今年“七一”前夕,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批评曾庆红所写的“自我检查和认识书”空泛,对主要问题和造成后果的性质,完全回避否认,推卸过失、渎职。

王岐山指曾庆红最大问题是在被审查期间还搞“非正常活动”,对抗习中央反腐。

另外,6月11日,中共官方突然宣布了对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无期徒刑判决。《法广》引述海外媒体认为,周永康获轻判,应是因为供出了政变幕后主谋江泽民和曾庆红以求自保。

《法广》早前也曾引述香港媒体消息人士披露,周永康被抓后,首先交待了他与曾庆红在2011年春夏之交的一次密会,涉及曾庆红弄政欲扶持薄熙来牵制习近平。

曾庆红子被传召或成突破口

据港媒《争鸣》8月号披露,中共公安部7月中已传召身在澳大利亚、拥有50亿美元的超级富豪、中共前国家副主席曾庆红之子曾伟。

曾伟因当年鲸吞国企鲁能为外界所关注。2007年,曾伟和他的朋友赵君士以37.3亿元的价格,买下了账本净值738.05亿元,实际价值1,100亿元、甚至更多的山东鲁能91.6%的股权。《财经》杂志2008年封面报导《谁的鲁能》曾对此进行了披露。

海外博闻社6月23日引述接近中纪委的消息透露,曾庆红在能源系的亲信、国家电网董事长刘振亚已经被立案审查,其涉及帮助曾庆红家族鲸吞国企鲁能集团的黑幕将要揭开。不过消息暂未获官方证实。

戴相龙女婿被查亦击向曾庆红

大陆《财新网》6月4日引述消息,指中共央行前行长、天津原市长戴相龙女婿车峰6月2日在北京被调查。有消息指,曾庆红之子曾伟与车峰的关系密切。

早前有媒体报导,车峰曾以上海天健房地产名义,获得上海浦东香格里拉酒店附近一块约2.6万平米地皮,价值约6亿。通过曾庆红子的海外基金,车峰转手售出这块地产,获利60多亿元。

美国之音访谈节目引述分析认为,王岐山查车峰,除了威胁戴相龙,还击向曾庆红。

股灾重磅内幕:传涉及曾庆红家族

牵动中共高层博弈的中国股灾仍在持续。8月5日,沪指收跌1.65%、失守3700点大关。前一天,券商龙头中信证券率先宣布暂停融券业务。随后,华泰证券、长城证券、国信证券、齐鲁证券、银河证券等多家券商纷纷发布通知,暂停融券卖出交易。

《明镜月刊》早前报导称,此次股灾背后,是人为制造的一场危机。而制造经济危机的真正目地,是要在北戴河会议上作为向习近平发难的一张王牌。江泽民、曾庆红的势力想借股市反制习近平,甚至想进一步阻止习近平反腐。

中共官方一直指股灾与“恶意做空”有关。有传闻指,恶意做空中国股市的幕后黑手,是在金融界潜藏极深、明暗对抗习李阵营的江派权贵家族。江泽民之孙江志成,刘云山之子刘乐飞,还有曾庆红之子曾伟,等等,均在金融界潜伏多时,因而成为舆论猜测“恶意做空力量”的焦点。

文章来源: Kanzhongguo.com

发布于 中国聚焦
7月20日晚,官方通报,中共前政协副主席、原统战部长令计划被“双开”移送司法机关处理。(Getty Images)
7月20日,官方通报令计划被“双开”、移送司法。通报中,罕见披露中纪委、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共同查办令案。通报措辞严厉超过周永康案,罪名中比周永康还多出一条“严重违反政治规矩”。外界分析,令案严重性或超薄熙来、周永康案。

通报披露高层三部门联合查令案

2015年7月20日22:00,中共新华网通报,中共中央政治局周一(7月20日)会议决定给予令计划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双开),将令计划“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通报称,根据中纪委、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在查办案件中发现的线索查实,令计划严重违反中共政治纪律、政治规矩、组织纪律、保密纪律;利用职务便利为多人谋取利益,本人或通过家人收受巨额贿赂;违纪违法获取党和国家大量核心机密;本人及其妻收受他人钱物,为其妻经营活动谋取利益;与多名女性通奸,进行权色交易;对亲属利用其职务影响力敛财牟利负有重要责任。此外,通报称调查中还发现令计划其他涉嫌犯罪线索。

官方通报中罕见披露中纪委、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共同查办令案。

另外,通报中,令计划严重违反中共党内的“政治纪律、政治规矩、组织纪律、保密纪律”这一指控也令人关注。

政治罪名比周永康还多出一条

此前,周永康于2014年12月6日被党媒宣布开除党籍并移交司法,在通报中,周永康被指控严重违反中共党内“政治纪律、组织纪律、保密纪律”。

中国问题专家、《中国事务主编》伍凡当时分析:“违反中共的政治纪律,也就是说周永康的问题是政治问题,就是政治路线,或者是夺权,这就违反了共产党组织的政治纪律。”伍凡认为,这条罪名已经清楚表明,周永康涉及政变问题。

对比发现,令计划比周永康还多出一条“严重违反政治规矩”。

今年3月20日,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刊文指,中共党内的“政治规矩”最主要的内容之一,是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上提出的“五个必须”,包括禁止背离中央另搞一套;禁止在党内培植私人势力;禁止擅作主张越权办事;禁止非组织活动;禁止亲属干政谋利等方面。

6月11日,官方公布,原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因犯下受贿、滥用职权和泄密三条罪名,已经于5月22日在天津秘密审判,6月11日被判无期,周永康当庭宣布不再上诉。

据法广报导,6月12日,中共通过党务系统下达了《中共中央关于周永康违法犯罪案及教训的通报》,文件传达到了县处级。有列席学习的内部人士透露,除了公开报导披露的周永康三条罪名的细节外,官方通报还指周永康策划参与“非组织”政治活动;个人野心膨胀,谋求改变“党组织”决议;并且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等等。

此前报导称薄熙来和周永康策划“政变”,试图推翻目前的接班格局,夺取习近平权力。此番中共党内通报指其策划参与“非组织”政治活动,个人野心膨胀,则几乎是向中共的中高层正式证实了这一传言。但周永康涉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仍被掩盖。

令案严重性或超薄、周案

令计划去年12月22日落马后,财新网报导称,为掩盖2012年“3.18”法拉利车祸中儿子死因,令计划与当时的政法系统负责人达成了某种政治约定。这个约定随即败露,令计划的政治道路由此逆转。报导还说,有迹象表明,令计划与周永康及薄熙来等存在某种同盟关系。

令计划落马前,其家族中已多人被查、落马;家族贪腐黑幕也不断被深度曝光。令计划仕途升迁、统战部任职、家族政商关系圈等与江泽民集团的关系也不断被披露与暗示。

今年3月15日,财经网刊文称,周永康与薄熙来、徐才厚、令计划案都有剪不断理还乱的牵连;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令计划等互相或串联、并联,到了几乎可以“遮天蔽日”的地步。

外界广泛披露周、徐、薄、令四人是“新四人帮”,而根子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

北京政情观察员白非3月4日发表评论文章称,对比令案与周案,两案的处理手段如今已经显示出不同。周案而言,在周永康披露落马之前,其党羽已经剪除殆尽,最后一举收网。但令案却不一样。令计划落马之前,令政策、申维辰、陈川平等山西帮也几乎一网打尽。但在令计划落马之后,案件不仅没收兵,反而加大排兵布阵。商界大佬一个接一个失踪、失联或短期消失;政界马建、张昆生、霍克等人接连落马,王仲田被发配南水北调办。

文章认为,周永康落马是周案的尾声,而令计划落马却只是令案的中场,仍然在不断发酵,其牵涉规模可能更甚于周案。

此前有港媒报导称,从查案进展来看,令计划案的腐败规模、复杂程度、涉案人员数量等等各项指标,都已超过薄熙来案。

 

来源:DJY

发布于 中国聚焦
第1页 共18页

Copyright © 2013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Desktop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