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电台 -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Switch to desktop Register Login

胡锦涛清华同学遗孀控告江泽民 图

给本项目评分
(0 得票数)

“江泽民就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我先夫的意外死亡跟江泽民的迫害政策密不可分。”胡锦涛清华大学同学张孟业的遗孀罗慕栾女士近日向大陆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寄出诉状,控告江泽民。

胡锦涛清华同学曾“死里逃生”

现在居住在美国纽约的罗慕栾女士的先夫张孟业原是广东省电力工业学校高级讲师,与前中共国家主席胡锦涛是清华大学59级水利工程系同班同学。张孟业在大学四年级的时候,肝脏出了问题。读完大学五年半课程后,他身体撑不下去,只好回家休学了一年,66年回校实习最后毕业。

张孟业毕业后身体一直不好,后来得了严重的B型肝炎,最后恶化为肝硬化、肝腹水,生命垂危。十几年来,张孟业频频住院,成了单位出名的“药罐子”。从1984年开始,他先后学了十几种气功,但并没有解决问题。当时中山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广东省治肝病最权威的医院)的一位治肝病较有名的副主任医师对他说:“肝硬化是治不好的。注意营养休息,加上用药得当,使它不发展,或发展缓慢,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1994年7月,张孟业有幸参加李洪志大师在广州举办的第四期法轮功学习班。张孟业认真修炼法轮功八个月后,他的肝病彻底根治了,期间没有用任何药物。

1995年4月,张孟业在清华大学毕业30年后回到母校参加清华大学水利系的同学聚会,胡锦涛夫妇也来参加。那时,他近150位同学中,己有10多人离世。当张孟业的同学看到这个当年被病痛折磨得休学一年的老病号,红光满面、精神十足的活着时,所有人都感到十分意外。

“老张从一个得了严重肝病、等死的人,到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完全康复,可以说他是‘死里逃生’,这其实就是一个神迹!是现代医学无法解释的神迹!”罗慕栾女士说。

罗慕栾女士接着说:“这次聚会,老张讲了他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完全康复的神奇经历,当时坐在第一排的胡锦涛的夫人刘永清带头鼓掌,还转过身来向我致意恭贺。他的同学都为他的身体康复而感到很高兴,大家都热烈鼓掌,那时我也很感动,他生病的时候的那种苦啊,只有我们自己知道。”

后来,罗慕栾女士给刘永清送了一本《转法轮》(法轮功著作),听说后来刘永清也炼法轮功了。

江泽民点名迫害 张孟业九死一生流亡海外后遇难

罗慕栾女士说,从1999年7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这场镇压后,中共对她们夫妇的迫害就从来没有停止过。

1999年7月、10月张孟业夫妇因两次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截回,2000年初,时任中共党魁的江泽民到广东视察,责备广州迫害法轮功不得力,再加上张孟业是胡锦涛的同学,江泽民故意拿张孟业开刀,这样张孟业夫妇成了广东省第一批被抓去劳教的法轮功学员。

广州第一劳教所警察为了强迫张孟业放弃信仰对他施行酷刑和超长时间的劳役迫害。两年劳教期满后,还对张孟业延期关押。张孟业被迫绝食47天,最后绝水28天。2002年2月10日,张孟业从劳教所获释时,体重不到35公斤。被非法关押在广州槎头女子劳教所的罗慕栾女士同样因不愿放弃信仰,而受尽折磨。

在这两年多的迫害中,张孟业在既无良好营养和休息,甚至在长时间绝食、绝水抗争的情况下,他的肝病也没有复发过。众所周知,肝病病人是不能劳累的,稍微劳累一点,肝病就会复发,转氨脢升高,就会造成肝细胞的大量死亡而导致肝硬化的恶化。

张孟业与老伴罗慕栾女士两年劳教期满回家几个月后的2002年5月再被绑架,被分别送到广州黄埔洗脑班和槎头洗脑班非法关押,张孟业被关了半年多才放出来。

罗慕栾女士说:“当时天河区610主任在派出所跟我们说,这是上面压下来的,他也没有办法,他跟老张说,只要说一句‘不炼’就放回家,还明说这次上面要求无论采取什么手段也要转化老张。”后来,张孟业的家人说,这个天河区610主任也曾找到过他们,说他也是客家老乡不想看着张孟业遭罪,让家人劝劝张孟业。

张孟业在黄埔洗脑班遭受了近7个半月的非人酷刑折磨,其中最残忍的是,用绳子将他紧紧捆绑起来,然后把人倒提起来,将他的头按到装满赃水的厕所马桶里,等人快窒息时才拉起来,反覆这样折磨,让人欲生不能,求死不得。

罗慕栾女士说:“在这几年中,北京的同学都多次带话给我们,劝我们保命要紧,其实他们知道胡锦涛也保不了老张,背后是江胡斗,老张成了江泽民的故意迫害的对象。”

2004年底,广州天河区610企图再次绑架张孟业和罗慕栾女士未遂之后,他们就被形影不离的监控、盯梢、威胁,2005年底,他们被迫出逃到泰国寻求联合国难民庇护。

2006年9月1日早晨5点多,张孟业在去公园炼功的路上遭遇了一场蹊跷的“车祸”,三天后在一私人医院去世。而两周前,他们夫妻接到联合国难民署安置他们到美国的通知。

罗慕栾女士说:“老张一直给胡锦涛写信劝善,还说到美国将向全世界公开中共迫害的黑幕。事发前几天,老张就发现出去炼功有特务在跟踪了。”

罗慕栾女士还说,张孟业的大哥张孟丹和二哥张孟青在张孟业去世后也因病相继离世。张孟业老母亲得不到儿子张孟业的音讯而终日思念,最后忧郁而逝,至死也不知儿子已先她而去。

“我们一家原来都是社会的主流,在社会中都是有一定地位的,正是江泽民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致使我们家破人亡,逃亡海外。”罗慕栾女士最后说:“在大陆的法轮功学员有上亿人,遍及社会的各个阶层,加上亲朋好友,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影响数亿人。可以说江泽民罪恶滔天,尤其他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更是令人发指!全人类都应该控告江泽民!”

来源:大纪元

Copyright © 2013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Desktop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