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电台 -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Switch to desktop Register Login

中国大学毕业生人数创新高 就业更难 图

给本项目评分
(0 得票数)

中国今年大学应届毕业生749万人,将再创历史新高,使得大陆大学生的就业形势更加严峻。

在中共正在召开的两会上,中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长尹蔚民对就业和社会保障相关问题表示,在经济成长放缓、经济下滑压力持续增大、产业结构调整的背景下,今年就业形势更加复杂、严峻。

2014年《社会蓝皮书》发布暨中国社会形势报告会上,中科院副院长、蓝皮书主编李培林称,大学毕业生就业形势越来越严峻,主要是由于产业结构升级跟不上就业结构的变化,不能够提供足够的白领就业机会。

中国2013年的高校毕业生数量是699万人,被称为“最难就业年”。2014年的高校毕业生数量达到727万,如加上网校和非正式教育的毕业生、研究生和本科生加起来900多万,被称为“更难就业年”。2015年的高校毕业生数量将达到749万人,不断上升的毕业生数量导致就业压力也空气高涨。

盲目扩招 教育产业化恶果

中国就业促进会副会长陈宇称,教育产业化导致大学扩招,毕业的大学生数量从2002年的100万人上升至2014年的700多万人,人数增加了7倍,每年有相当一部份大学生毕业时找不到工作。中国的教育不仅在理论上、方法上存在很多问题,包括考试制度以及教学方式都有很多问题。

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于1998年让从未从事过教育工作的陈至立当教育部长。在其主管教育部的7年内,大力推行教育产业化,为捞钱让高校盲目扩大招生规模,导致师资力量跟不上,教育水平质量整体滑坡,加上应试教育培养出的学生空有理论无实际专长,使得本来已十分薄弱的中国教育体系如履薄冰。

知识型劳力严重过剩

分析人士普遍认为,大学生就业难的根本性制约因素是多年来当局实行出口型经济为主导的经济模式, 使得产业结构失衡,尤其是高端产业发展严重不足,底端制造业,加工企业难以吸纳较多高端人才。

经济学家何清涟早在2003年的文章中就曾表示,知识型劳力过剩的结果是导致过度竞争。中国的就业问题,早已经进入了漫长的寒冬时期。在今后的20~30年间,就业市场过度竞争将会成为一种中国人不得不忍受的社会常态。

何清涟认为, 教育的过度发展与“知识型劳动力过剩”的互动必然造成教育资源的配置不当和投资效率低下。一方面,受过相当教育的知识型劳动者处在闲置和半闲置状态中,这是人力资源的严重浪费;另一方面,教育的过度发展又虚耗了产业发展所必须的物质资源。一个国家的人力资本投资应与其国情相适应,并非在任何条件下都是教育投资越多越好。

高校文凭整体性“贬值”

从上世纪末开始,中国高等教育进入高速扩张的进程。十几年来,全国普通本、专科招生数从1999年的100多万迅速飙升到2010年的647万人,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从4%达到了22% (2006年数据)以上。同一时期,中国的GDP增长不到4倍,但主导中国经济增长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为大学毕业生提供的就业机会并不多。因此高校扩招的弊端逐渐显现,高校文凭整体性“贬值”。

据统计,从2003年起,高校应届毕业生薪酬逐年下降,2005年全国应届毕业生的税前平均收入为28,011 元,2006年这个数字下降为 26,758元,同比下降了4.5%;而到了2007年是24,852元,同比又下降了7.1%。

据中国官方数据显示,近五年来全国高考弃考率为10%。按此比例计算,2014年约近100万高中毕业生放弃高考。大陆百万学生放弃高考,北京、上海等大城市高考人数不断下滑,中小城市这一趋势也初见端倪,由于国内就业发展难, 富人家孩子出国, 穷人家孩子弃学找工作已成为一种趋势。

何清涟表示,“知识型劳力过剩”表明了一个非常残酷的事实:整个社会精英向上流动的渠道发生梗阻,它将引起一系列严重的社会问题。可以预见的一个必然结果是将导致教育的萎缩。道理很简单:当全家人节衣缩食、负债累累供出来的大学生、硕士、博士都难以就业时,人们将不会再在教育上继续“投资”。另一个必然结果则是长此以往,将突破中国人的忍耐底线“活着”。当众多国民连“活着”都感到困难时,统治集团“稳定压倒一切”的治国方略必然会受到持续不断的挑战。

来源:大纪元

Copyright © 2013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Desktop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