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电台 -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Switch to desktop Register Login

中国聚焦

中国聚焦 (5044)

   

港媒评论文章分析,习近平下一个想拿下的“老虎”为贾廷安、曾庆红等。图为江泽民前大秘贾廷安。(视频截图)

目前舆论普遍认为,习近平的反腐之剑已对准曾庆红,直至江泽民本人。港媒的分析认为,习近平围猎江泽民与对付周永康所采取的策略一样,要先清除其头号心腹,因此下一个习要打的“老虎”是贾廷安、曾庆红等。

7月份,习近平当局密集打“虎”,尤其是“八一”前夕,中共中央前军委副主席案被公布,当年替江泽民架空胡锦涛的两大军头——徐才厚和郭伯雄——一死一被法办。

香港《明报》8月11日署名潘小涛的评论文章表示,习近平想要避免重蹈胡锦涛被江架空的覆辙,就必须与江泽民争夺军权,徐、郭二人先后出事,表明习已占上风,其“猎江行动”已进入收割期。

文章以习近平对付周永康采取的“围捕策略”为例,认为习近平对付江泽民也是这样,拿掉郭伯雄之后,习近平的下一步就是向江的核心阵地挺进,故下一只习最想打的“老虎”应是江泽民的几名主要心腹——前中共军委办公厅主任贾廷安、前中共国家副主席曾庆红等。

大陆媒体《炎黄春秋》杂志在2015年第一期就抛出一枚重磅炸弹——中共军队总后勤部营房部前部长、退役少将张金昌撰写的万言回忆文章《我认识的贪官王守业》。该文不仅揭露了当年的诸多军中秘闻,更用近乎点名的方式指现任总政副主任、原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贾廷安是因贪腐落马的原海军副司令王守业的后台,在王的升迁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1952年出生的贾廷安长期担任江泽民的秘书,在江泽民担任中共军委主席后进入军队,成为“没有当过一天兵的将军”。海外中文媒体报导,贾廷安与江泽民的关系极为密切。他们的交集始于上个世纪80年代江泽民在电子工业部任职时期,那时贾就被江看上并得到重用,早年长期担任江泽民的秘书。
2004年,贾廷安调升军委办主任,并于2005年晋升中将。2008年1月,贾廷安被胡锦涛调出军委,进入总政担任常务副主任。2011年7月,贾廷安晋升上将军衔。

2015年1月24日,香港传媒《信报》援引来自北京的消息称,近日卷入负面传闻的中共总政治部副主任贾廷安,1月23日被中央军纪委人员带走调查。据称贾22日还出席了中共前军委副主席张万年的遗体告别仪式。当时另有报导称,针对贾廷安的调查还处于问话阶段,如何处理尚无定论。

而有江泽民的“军师”之称的曾庆红更是舆论认为的该拿下的“老老虎”。

香港《动向》3月号曾报导,2月26日,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纪委副书记赵洪祝代表中纪委、中组部宣布,就曾庆红在经济上、政治组织上涉及“违纪违法”的情况,立案展开审查。

赵洪祝指明,曾庆红应就本人及家属、亲属涉及经济上“违规违法”活动,以及本人在任期及退休后涉及影响家属、亲属在经济上获取“违规、非法、违法”的利益等作出交代。

报导还透露,至今年1月底,曾庆红没有申报家属、子女的资产、工作、国籍等状况。去年6月,中组部有提示申报,9月下旬,中办、国办又一次提示。11 月初,中组部部长赵乐际亲自登门敦促曾庆红在12月底前完成有关申报,否则依组织纪律处理。曾庆红当时扬言,这是“政治迫害”,并声称他已做好坐牢的准备。

报导说,赵洪祝特别转达了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对曾庆红的三点忠告:一、现在是反思、检查、交待个人“违纪违法”活动的最后时机;二、不要抱幻想;三、不要走得太远。

据海外中文媒体报导,曾家父子不但贪腐被揭,曾庆红被指风流成性,曾伟曾在央视“选妃”。

港媒的报导指,2月初,在中南海召开的中共国家级退休离休老干部生活会上,朱镕基等不但批评曾庆红在“违纪违规”的路上走得够远,必须悬崖勒马,还揭出曾庆红的风流史。

据称,曾庆红恼羞成怒,在生活会上多次起立、击桌子说,这是“有组织、有部署”的对他的清算,说反腐利剑直指的是以“江泽民为核心的第三代领导”,在会议临结束前,更失态重击桌子后中途退场。

之后曾庆红之子曾伟的丑闻不断被曝光。海外媒体曝出其在澳大利亚购进价值2.5亿人民币的顶尖豪宅一事。

港媒《争鸣》杂志去年10月号再提及曾伟鲸吞国有企业鲁能。大陆《财经》杂志2007年1月8日曾刊文《谁的鲁能》,揭露曾庆红的儿子曾伟和他的朋友赵君士以37.3亿元的价格买下了账本净值738.05亿元的山东最大型国有企业鲁能91.6%的股权。

《财经》当时的报导没有点出曾伟的名字,但报导随后被外界广为解读,矛头直指曾庆红家族。

 

来源:DJY

发布于 中国聚焦
作者
阅读更多...

传曾庆红将年内被收网抛出

前中共军委副主席郭伯雄7月底正式落马后,外界关注下一个够份量的国级“巨虎”是谁?迹象显示,江派二号人物曾庆红抛出已迫近眉睫。有分析认为,习近平或年内解决曾庆红。

习近平大战曾庆红近期或收网

与周永康、徐才厚和郭伯雄等落马前迹象相似,被指是江泽民“军师”的曾庆红,大网被收紧迹象明显。《看中国》稍早曾疏理出习近平对付曾庆红有“五大战役”,包括“宣传战”、“金融战”、“国安系清洗”、“家族贪腐排查”、以及“央企地盘战”等。

而在习近平于北戴河会议前拿下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后,有爆料披露周勾连江泽民、曾庆红等江派老人涉嫌“政变”的内幕。曾庆红再成当中的关键人物。

前香港《文汇报》记者姜维平7月28日发表博客文章《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当中披露作为“河北帮主”的周本顺曾秘密起草了一份《河北政情通报》,由张越直接呈送给曾庆红,并进而转呈江泽民。这份报告把目前中国社会所有责任和问题全部推到了习、王反腐的头上。

据称,江泽民和曾庆红看到这份报告后,如获至宝。密谋在北戴河会议上向习王发出进攻,抛出重要“政治核弹”。但是消息提前外泄,最终周本顺被抓,这颗“政治臭蛋”被引为笑柄。

在周本顺落马后,今年的北戴河会议,“有会”、“无会”的争议信息频爆,因而变得极其诡异。不过据多家港媒和外媒认为,习近平已成功破除北戴河会议“老人干政”。

北京观察人士认为,迹象显示,周本顺勾连江泽民曾庆红预谋“抛出政治核弹”事件,或是促使习近平下决心破除北戴河“老人干政”旧制的原因,显示习会提早动手解决江曾问题。

此前,原中共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中共党史学者辛子陵,6月24日曾对澳洲广播电台表示,中共当局有可能是今年下半年就解决曾庆红。

曾庆红早已传出被立案审查

据香港《动向》杂志3月号报导,2月26日,赵洪祝代表中纪委、中组部正式宣布对曾庆红立案审查。

《动向》杂志7月号再报导,在今年“七一”前夕,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批评曾庆红所写的“自我检查和认识书”空泛,对主要问题和造成后果的性质,完全回避否认,推卸过失、渎职。

王岐山指曾庆红最大问题是在被审查期间还搞“非正常活动”,对抗习中央反腐。

另外,6月11日,中共官方突然宣布了对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无期徒刑判决。《法广》引述海外媒体认为,周永康获轻判,应是因为供出了政变幕后主谋江泽民和曾庆红以求自保。

《法广》早前也曾引述香港媒体消息人士披露,周永康被抓后,首先交待了他与曾庆红在2011年春夏之交的一次密会,涉及曾庆红弄政欲扶持薄熙来牵制习近平。

曾庆红子被传召或成突破口

据港媒《争鸣》8月号披露,中共公安部7月中已传召身在澳大利亚、拥有50亿美元的超级富豪、中共前国家副主席曾庆红之子曾伟。

曾伟因当年鲸吞国企鲁能为外界所关注。2007年,曾伟和他的朋友赵君士以37.3亿元的价格,买下了账本净值738.05亿元,实际价值1,100亿元、甚至更多的山东鲁能91.6%的股权。《财经》杂志2008年封面报导《谁的鲁能》曾对此进行了披露。

海外博闻社6月23日引述接近中纪委的消息透露,曾庆红在能源系的亲信、国家电网董事长刘振亚已经被立案审查,其涉及帮助曾庆红家族鲸吞国企鲁能集团的黑幕将要揭开。不过消息暂未获官方证实。

戴相龙女婿被查亦击向曾庆红

大陆《财新网》6月4日引述消息,指中共央行前行长、天津原市长戴相龙女婿车峰6月2日在北京被调查。有消息指,曾庆红之子曾伟与车峰的关系密切。

早前有媒体报导,车峰曾以上海天健房地产名义,获得上海浦东香格里拉酒店附近一块约2.6万平米地皮,价值约6亿。通过曾庆红子的海外基金,车峰转手售出这块地产,获利60多亿元。

美国之音访谈节目引述分析认为,王岐山查车峰,除了威胁戴相龙,还击向曾庆红。

股灾重磅内幕:传涉及曾庆红家族

牵动中共高层博弈的中国股灾仍在持续。8月5日,沪指收跌1.65%、失守3700点大关。前一天,券商龙头中信证券率先宣布暂停融券业务。随后,华泰证券、长城证券、国信证券、齐鲁证券、银河证券等多家券商纷纷发布通知,暂停融券卖出交易。

《明镜月刊》早前报导称,此次股灾背后,是人为制造的一场危机。而制造经济危机的真正目地,是要在北戴河会议上作为向习近平发难的一张王牌。江泽民、曾庆红的势力想借股市反制习近平,甚至想进一步阻止习近平反腐。

中共官方一直指股灾与“恶意做空”有关。有传闻指,恶意做空中国股市的幕后黑手,是在金融界潜藏极深、明暗对抗习李阵营的江派权贵家族。江泽民之孙江志成,刘云山之子刘乐飞,还有曾庆红之子曾伟,等等,均在金融界潜伏多时,因而成为舆论猜测“恶意做空力量”的焦点。

文章来源: Kanzhongguo.com

发布于 中国聚焦
作者
阅读更多...
7月20日,令计划被“双开”并被逮捕。此前的6月11日,周永康被判无期徒刑。两人的同盟关系在一场车祸后曝光。(大纪元合成图)
令计划之祸系列之二  令与薄周江胡的真实关系
令计划案中,最复杂也最令人关注的是令计划和胡锦涛、江泽民、周永康、及薄熙来之间的关系。

令计划是胡锦涛一手提拔的嫡系吗?还是江派安排在胡身边的卧底?令计划在胡锦涛和江泽民之间究竟倾向于哪一方?令计划和薄熙来是什么关系?令计划和周永康在法拉利车祸之前就有交易吗?理清楚这个“蜘蛛网”,中共政坛近年来一锅粥的乱斗也就清楚了。本文将试图解开这些谜团。

大内总管

上文讲到令计划在法拉利车祸中原形毕露。在此之前,没有人怀疑令计划对胡锦涛的忠诚。

令计划2007年9月至2012年9月担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该职务有“大内总管”之称。任职期间,令计划经常陪同胡锦涛出访,但照片很少见报。据大陆媒体报导,令计划在中央决策中扮演重要角色,具体细致到安排胡锦涛何时收看《新闻联播》。

香港《明报》2011年3月12日报导了一则新闻,凸显令计划在中共中央运作中的枢纽角色。

3月11日下午3时57分左右,中共最高法院院长王胜俊正在两会主席台上宣读报告。一名工作人员走上主席台,将一份文件交给令计划,再递到胡、温手上。胡、温在主席台先后批示,而这名工作人员一直半蹲在令计划旁边等候。批示后,胡、温分别向这名工作人员交代了几句,工作人员再回到令计划旁边,令计划签名后也叮嘱了几句。

之后,工作人员叫主席台第二排主管救灾的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离场,令计划也跟着离场。约10分钟后,回良玉返回主席台座位,同时叫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离席,此时主管外交的国务委员戴秉国也离席。

至4点半,郭伯雄、戴秉国先后返回座位,令计划也返回座位,显示这宗紧急公务处理完毕,主席台恢复平静。

至于这宗“十万火急公务”到底是什么,报导最后说“仍是个谜”。但上述动作无疑让人看清楚令计划作为“大内总管”在中共中央运作中发挥的作用。

一名在胡锦涛办公室工作了六年的官员被降职,他发牢骚透露,胡锦涛一直深藏不露,让人搞不懂怎么回事。但他明显感觉到,领导胡办的是令计划,“决定中国大小事务的,也是令计划和令计划这样的秘书,而不是总书记本人在统治中国”。这篇文章2010年9月发表在博讯网。

瞒天过海

2012年3月法拉利车祸发生后,令计划本想瞒天过海。事情败露后,令计划求助胡锦涛。

据《亚洲周刊》称,2014年7月底,令计划去胡锦涛家拜访,恳请胡锦涛能出面与习近平沟通求情,他坚称自己绝对没有违法违纪,兄弟间家族里的一些事,自己并不知详情。在中央办公厅任职那么多年,工作中难免得罪一些人,党内有人想藉此下手妖魔化他。

《明镜月刊》援引胡锦涛身边人员透露,令计划痛哭流涕,向胡锦涛保证说,“如果全国干部都贪污腐败,我令计划也是清官,我每一天都为总书记忠心耿耿地工作,回家只是换身衣服,哪有时间腐败......”但胡对令这番表演没有表明态度。

还有媒体报导令计划甚至向胡锦涛下跪求情。

2012年11月,胡锦涛全退后痛定思痛,他发现很多事情被令计划蒙在鼓里出卖。尤其令胡不能容忍的是,在许多重大人事及工作安排上,令完全没有如实汇报,甚至是刻意欺骗。提拔蒋洁敏和刘铁男就是实例。

据《前哨》2013年12月报导,刘铁男在发改委可谓“万人憎”,多番专业考试又不合格,但2006年突然从司级位上提拔为副部级的东北办副主任。一片哗然之中,部领导的理由竟是:“刘铁男已经改正了那些缺点。”其后又“带病”升任正部级能源局长,一切都是令计划假胡之名突击提拔这位山西同乡。

外面知道刘铁男是江泽民的人,但刘铁男通过丁书苗张罗的高官俱乐部――西山会也同时攀上了令计划。

于是,胡锦涛对令计划案不再说话。甚至有人传出他背后的感言:“刘铁男、蒋洁敏都完蛋了,都不关我事,不是我要提拔的。那个人啊,机关算尽太聪明,自作自受吧。”

之后,有报导说,胡锦涛向现任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表明,无论是谁涉嫌腐败,习都可尽管放手去查,言外之意就是他不会干涉调查令计划,为最终收拾令计划达成了一定的默契。

令胡无交集

令计划有意无意营造的印象,好像他是胡锦涛看中,从团中央一路提拔上来的嫡系团派。

查看官方公布的简历可以发现,令计划1979年调入团中央时,胡锦涛还是甘肃省建委的副处长。1982年12月,胡锦涛首次调入团中央,任书记处书记,当时令计划正借调河北省一年,其后又为补学历到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习两年。直到1985年胡调离团中央外派贵州省委书记后,令计划才结束学业返回团中央,做到1995年。而胡锦涛直到1992年还远在西藏当一把手。这16年间,令计划和胡锦涛几乎没有交集。不能说在团中央待过,就都是胡锦涛的人,何况胡锦涛那时候还到边远地区任职,自身前途未卜。

胡锦涛部分简历摘录:

1979—1980年 甘肃省建委设计管理处副处长 1980—1982年 甘肃省建委副主任,共青团甘肃省委书记(1982年9月—12月) 1982—1984年 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全国青联主席 1984—1985年 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 1985—1988年 贵州省委书记,贵州省军区党委第一书记 1988—1992年 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西藏军区党委第一书记 1992—1993年 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 1993—1998年 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党校校长

令计划部分简历摘录:

1978—1979年 山西省运城地委干部 1979—1983年 共青团中央宣传部办公室、宣传处、报刊处工作(其间:1982—1983年借调河北省委办公厅工作) 1983—1985年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政教专业学习 1985—1988年 共青团中央宣传部理论处副处长 1988—1990年 共青团中央书记处办公室主任 1990—1994年 共青团中央办公厅副主任,《中国共青团》主编 1994—1995年 共青团中央宣传部部长,共青团中央常委、宣传部部长

德国之声中文网曾报导称,令计划真正的升迁之路,是在1995年,胡锦涛成为“接班人”的三年之后。令计划在中共团中央宣传部部长位子上,被调入中央办公厅,担任调研室三组负责人。当时胡谨言慎微,正观察高层风向,不可能为自己调兵遣将。

随着令案发展,2014年8月,海外多家媒体报导,胡锦涛最近向身边人士重申,令计划虽然曾给他当过多年大秘和大总管,但根本就不是他的什么“自己人”,也不是他亲自提拔的什么团派成员。

消息人士说,提拔令计划担任中央办公厅主任不是胡锦涛,而是令计划身后的利益集团,其中包括“太子党”的势力,也可以说是令计划是诸多势力在胡锦涛身边安插的“眼线”。

薄一波“养子”

令计划不是胡锦涛提拔的。那么他在仕途关键点究竟是何人提拔的?

据多家媒体报导,令氏兄弟的父亲令狐野,在延安时曾与后来担任过中共中央副主席的汪东兴长期共事,是晋察冀边区第一任医药局长。薄、令两家在那时候就有了渊源:令计划父亲令狐野和薄熙来父亲薄一波,本是一对往来频繁、有多年交情的山西密友,而薄一波几乎将令计划视为养子。1979年,薄一波重新获权刚一年,就让令计划上调团中央。

消息人士说,令计划调到团中央及以后的晋升,都是“中共八老之一”的薄一波一手安排和提拨的,令计划是薄家的一个棋子。

辛子陵2015年1月也对澳大利亚国家广播电台表示,令计划案件是薄熙来案件的延伸。令计划家族与薄家有很深的历史渊源。

他说,2007年令计划能成为胡锦涛的大内总管、中央办公厅主任,也是因为有共青团和薄一波这两个背景,胡锦涛能够接受他,江泽民也能通过。薄一波对江有恩(江初登总书记大位,陈希同揭露了江的生父江冠千在汪伪政府任职问题,邓想换掉江,是薄一波出面说情,使江度过了危机),江以扶持薄熙来相报。所以,薄一波是一手托两家。令计划则成了一个脚踩两只船的人物。胡锦涛与江泽民矛盾激化后,令计划事实上成了江派在胡锦涛身边的卧底。

生死同党

那么,令计划与薄熙来关系如何呢?

海外媒体报导,薄熙来每次来京,都要经过令计划安排与胡锦涛密谈数小时。六常委到重庆山城朝拜“唱红打黑”,也都由令计划一手安排。

媒体还曝出当年陈良宇因上海社保案落马,策划、实施者正是时任中办副主任令计划与时任商务部部长的薄熙来。两人之后的升迁也证实这一点。薄在陈良宇倒台之后,于中共十七大顺利进入政治局;令计划后也被升为中办主任。而在上海社保案之前,身为中央政治局委员的陈良宇一度被视作中共十七大入常热门之一。虽然陈良宇也是江家帮,但薄熙来想达到自己的目的会不择手段。

那么外界一直流传令计划是倒薄推手,这又如何解释?

《前哨》的文章说,“如果没有薄一波,作为一个边城处级干部的儿子,令计划努力终生,恐怕最多也只能爬上个厅级官位吧。挑明这一家族渊源,自然也粉碎了令计划扮演反薄英雄的计划。而事实上他不仅不是反薄英雄,反而是如假包换的薄熙来同党。”

文章举了一个例子。

王立军被押进京的第二天,2012年2月8日,重庆市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据悉,王立军副市长因长期超负荷工作,精神高度紧张… …现正在接受休假式治疗。”同时重庆门户网站“华龙网”上,出现一份王立军的精神状况诊断书,由第三军医大学附属医院开具,称王“存在严重抑郁状态和抑郁重度发作,建议组织干预,对患者实施治疗”。

而与此同时,千里之外的北京,军方301医院里,由令计划督阵,正命令精神科医生对王立军进行“真人诊断”。其诊断结论是“间歇性精神病”,印证了重庆军医大附院千里隔空的“医疗断症”。

《纽约时报》中文网2013年8月31日的报导也证实,令计划安排的“这次检查可以被用来为薄熙来开脱”。

“如果王不是在安全部手中,而是在政法委手中,薄谷开来的如意算盘便打响了(开精神病诊断书是谷的建议),王必将在精神病院中经‘组织干预’迅速治疗至傻至死。”《前哨》的文章说,这种事“相信只有生死与共的同党才能做得出来”。

令周联盟

2014年12月22日,令计划被宣布落马。大陆财新网随即发出报导说,法拉利车祸后,“为掩盖儿子死因,令计划与当时的政法系统负责人达成了某种政治约定。但这个约定随即败露,令计划的政治道路由此逆转”。但这里没有披露是何种“政治约定”。

袁红冰所著《台湾生死书》一书中披露了这个“约定”:法拉利事件发生后,周永康约令计划密会,首先让令计划翻阅一秘密档案。档案中,令计划家族成员仗其之势,在山西垄断煤矿,滥权贪渎,做买官鬻爵之掮客以敛财,暗开赌场以致暴富,等等恶行恶状,事无钜细,皆记录在册。令计划阅后,冷汗遍体,目眩神摇。于是二人达成默契:周永康助令计划在秋天召开的中共十八大上进入政治局常委之列﹔令计划助周永康同薄熙来切割,全身而退。

令计划和周永康在这次联盟之前究竟是何种关系?

《前哨》2012年9月文章说,令周之间早已暗通款曲,早已私定有限合作“君子”协定。所谓“有限”,他当然不会愚蠢到舍弃最大、最强的利益源头胡锦涛。

文章说,2010年开始,为渗透周永康控制的政法委,胡锦涛以加强部门间合作力度为由,要求令计划以书记处书记身分,每月不得少于一次,与政法委正副书记周永康、王乐泉例行联席会议。令计划深知老周凭川油有数百亿身家,一来二往之下,令、周二人居然化敌为友,在胡锦涛眼皮下合作无间。

令计划效忠的是金钱利益,不完全是江派或者胡派,所以脚踩两船。这也是为什么江泽民、曾庆红也打他,胡锦涛也不救他。

从大陆媒体披露的令氏家族腐败情况可以看出,虽然令计划案与周永康案相连,但令计划也有一个庞大而独立的腐败集团,与周氏家族腐败等量齐观。

总帮主驾驭“新四人帮”

“新四人帮”,即令计划、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组成新四人帮政变集团,架空胡锦涛,还要向习近平夺权,坊间对此一直津津乐道。

2015年3月15日,中共《人民日报》原副总编辑周瑞金在财经网上刊文称,周永康被指与薄熙来、徐才厚、令计划案都有牵连,他伙同李东生、蒋洁敏等人,更是或串联、或并联,组成了一张巨大的贪腐网,到了几乎可以“遮天蔽日”的地步。

这是大陆媒体比较直白地说出了,周、薄、徐、令四人联盟 “遮天蔽日”。

辛子陵今年初对澳洲广播电台表示,“说令、周、薄、徐是个政变集团,其最终目标是推翻习近平,夺取最高权力,这符合事实;但突出令计划,把令计划摆在首位,这就不符合事实了。薄熙来政变成功了,薄熙来是一把手,令的地位会上升,比如进政治局,甚至当常委,但还是个幕僚。在这个反党集团里轮不到他挂帅,他也挂不起帅来。”

辛子陵说,“造这个舆论,是要反贪打虎止步,掩护老老虎、老虎王。当年抓出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说是‘一举粉碎四人帮’,结束文化大革命。因为四人帮的帮主是毛泽东,应该是‘五人帮’,至于四人帮,是为了保护毛泽东。新四人帮的提法是要保护总帮主和他的军师。这样说,你懂的,听众和读者也会懂的。”

这里的总帮主和军师就是指江泽民和曾庆红。

中纪委公布令计划落马后,原上海大学教授、在上海市金山区经营农场的张炎夏在新浪博客发了两文,记述张家和陈良宇家几十年交往中的一些轶事。

文章最后说,“其实有些话到现在还是不能说的。令和薄因为已经被判,有问题的我可以说,但这不会是两个人的问题,令、周、薄,是三驾马车,只有一人驾驭,大家早晚会知道是谁。”

“我们不妨想想,周被抓了那么多时间才宣布,显然是有阻力,而且阻力必然来自比周职位更高的人。而令一被抓马上就宣布了,显然没阻力,为什么呢?最简单的解释是阻力来自同一人,清除了抓周的阻力,抓令就没阻力了。而没有按照正常程序公布,在夜里突然宣布,说明习也怕夜长梦多吧,避免节外生枝。”

在大陆的张先生能说到这个地步已经不错了。这里的“ 只有一人驾驭”,当然是指上文提到的总帮主。

张炎夏最后语重心长地说,“习主席,你任重道远。”

以上都证实了大纪元之前的报导:由于担心迫害法轮功遭到清算,由江泽民主导、曾庆红主谋,江派在“十七大”后制定了薄熙来、周永康联手政变、废掉习近平的计划。该计划由时任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和时任重庆市委书记薄熙实施,在中共“十八大”上让薄熙来接替周永康的职位,掌管政法委“第二权力中央”;待时机成熟后,联合江泽民在军中势力,意图在“十八大”后两年内,赶习近平下台,推薄熙来上位。

不过现在应该加上,令计划以中办主任的身分,居中联络,暗中策应。

时事评论员夏小强指出,令计划作为江泽民安放在胡锦涛身边的“暗钉”,这一点在通过令计划调任统战部长后的作为得到进一步证实。令接手统战部之后,统战部加强向海外输出迫害法轮功政策,在台湾、香港、美国,受统战部控制的特务组织对法轮功的打压变本加厉,甚至给出国访问的习近平制造难堪。在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令计划的卧底身分暴露无遗。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表示,令计划作为中办主任,在协调中共这部庞大的机器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是难辞其咎的。“610”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政法系统。但是中共党委整个系统、整个专政机器,必须是中办发号司令、协调运作,才能使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达到如此惨烈的深度和广度。

综上所述,令计划是薄一波一手推上位,是薄家一颗棋子,与薄熙来是暗中勾结的死党。令计划不是胡锦涛一手提拔,胡锦涛的性格和不作为给了令计划很大的空间,以至于令计划可以“挟天子令诸侯”。令计划的工作角色和见风使舵的本性,使他与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沆瀣一气,形成“新四人帮”政变集团。令计划利益至上脚踩两只船,亦江亦胡也非江非胡,在胡锦涛和江泽民矛盾激化时成了江派安插在胡锦涛身边的卧底,一度成了江泽民手中一个棋子。

 

来源: DJY

发布于 中国聚焦
作者
阅读更多...

Copyright © 2013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Desktop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