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电台 -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Switch to desktop Register Login

那些月收入过万的“神职业”靠谱吗?

手机贴膜和烤红薯真的有那么赚钱吗?

石旺军在武汉卖烤红薯,他说去年秋天和冬天,一天卖100多斤,一个月赚一万多。在武汉做手机贴膜生意的赵周桥说,三年前最多一个月挣3万,现在做满30天,一个月挣1.5万。河南大学大三学生胡睿文,拿5000元压岁钱先进了一批箱包在网上销售,后又陆续上了鞋子、丝巾等,一年营业收入达到80万元!21岁的她已成为某护肤品网店4城总代理,月账面交易额近百万…有一种新闻,叫别人的贴膜,别人的烤红薯,别人的网店…(南方日报)

手机贴膜和烤红薯的利润可观,竟引来不少媒体竞相报道:手机贴膜,月入3万;卖油焖大虾,月入10万;卖煎饼,月入1.3万;高中生卖学霸笔记,3天卖了1万元;男子地铁乞讨月入过万,有2套房;卖炸鸡,月入2万……不过,也有媒体表示质疑,火速刊出文章《手机贴膜月入3万?成都老板:不可能》,让公众得以听到贴膜行内人士真实的声音。

这些报道“正能量”的媒体记者难道不知道内情吗?如果知道,新闻记者标题为什么还这么处理?难道真如网友所说:这是新闻技术需要,追求的那是个“吸睛效应”,要的是瞬间抓住读者的注意力,所以弄了个“此处是金山,赶快来贴膜”的震撼标题?

互联网时代,网民们并不是傻子,有网友就此分析称:“官方媒体努力宣传这玩意儿肯定是为了分流失业人口啊。没工作政府给你指条路,上街摆摊啊。地摊越多城管的存在越有必要性,两头解决了多少失业人口问题!话说公务员们前段时间都抱怨工资低,三四千一个月,如果贴膜和卖烤红署的收入真的那么高,建议他们全部下海去贴膜,去烤红薯,工资翻一倍都不止,多好!”

\

在下雪的天气中卖烤红薯的大爷。

有网友更是现在说法称:真能编啊,当我不认识卖烤红薯的大爷啊,我是东北人,一年里能烤多少天?一天能赚多少,在室外冻得要死要活的,那大爷有个儿子,结婚时都没钱给儿子买房子,老俩口和小俩口住在50多平的房子里,要按照这个新闻的写法,那大爷都得富得流油,处处是别墅了。

事实上,媒体报道“贴膜哥”月入一万五,也不乏哗众取宠、吸引眼球的考量。必须明确,月入一万五在手机贴膜行业只是个别甚至小概率事件,毕竟,并不是每一个贴膜工都在武汉,也并不是每一个贴膜工都有人家那样的“独家技艺”。况且,贴膜行业也是一个季节性行业,这时节正值夏秋,生意旺,自然赚得多;淡季时,未必就有这么好的收入。

但单从数字来看,“贴膜哥”过万的月薪足以“秒杀”诸多高学历白领,无怪网友纷纷表示“羡慕嫉妒恨”。不过这份嫉妒多少有些矫情—有多少人能承受“贴膜哥”工作的艰辛、适应其工作环境呢?大多数人怕是宁愿拿着低工资而光鲜亮丽地坐在写字楼里,也不愿高薪去体验“贴膜哥”那“早出晚归、缺乏保障”的练摊生活。

\

散工式的小摊小贩,得时时提防城管执法、流氓搅局。

更重要的在于,月入过万,其实只是一个表象,更本质的问题在于,散工式的小摊小贩,多为外来务工人员,工作性质、户籍壁垒都使他们与稳定的社会保障绝缘。风餐露宿、起早贪黑的劳累不说,还得时时提防无处不在的城管执法、流氓搅局,而他们又没有建立起一个统一的行业组织,维权平台阙如,协商、沟通能力孱弱,更无形中增大了他们的生存压力。综合各种因素观之,所谓一万五的高收入,不过是纸上画饼,看起来很美罢了。

但媒体总翻来覆去的报这样的新闻,用意何在呢?当下一大堆青年出路艰难,将一个未必是范本的事件炒作成了致富新方向,难免误导了公众,还要教育强国吗?读书十几年,还不如早点去摆摊?不能否认有人确实能在这些行业赚到钱,但也不至于那么夸张,而且也只能是个例!大部分从事这些行业的人,生活也不是说那样好!这样的报道,想达到什么效果呢?如果真像新闻说的那么赚钱,干嘛还要挤破头颅去考公务员?

       来源: 作者博客
发布于 投资理财

11.jpg

有意从事法律工作的法学院学生有三分之二会在应聘应届生岗位时遭碰壁,因为如今,可供企业挑选的法律系毕业生不仅供过于求,而且是前所未有的人才济济。

应届生岗位的竞争如此激烈,对于法律专业的学生来说是一个令人沮丧的消息。根据信息网站survivelaw.com的一项调查,有超过50%的学生对于自己在毕业后找到法律方面的工作一事,一直或常常感觉压力山大。

欧华律师事务所(DLA Piper)的澳洲执行合伙人达尔文(Andrew Darwin)说:“我们向全世界输出的法律专业学生太多了。如果你正在�法律学位,那你有必要对自己的期望做一次现实的衡量。”

“法律界根本就没有能力吸纳这些法律系学生,”达尔文说,“该行业在2007年和2008年实现了巨大的增长,但全球金融危机遏阻了法律界的发展,可依然有许多法律专业学生被源源不断地输送进来。”

“那些想要一展身手的年轻人的期望以及实际上可以提供给他们的就业机会数量之间依然是脱节的。”

此前《澳洲金融评论报》曾揭露,法律专业学生已经严重供过于求,每年有超过1.2万毕业生进入就业市场,而市场上已经有大约6万名律师。

“法律一直是很赚钱的行当,而且对于大学来说,成立法学院也相对便宜。”达尔文说,“从另一方面来说,大学就像在经营一笔生意,这可是笔好生意,他们可以向那些冲着金饭碗来的学生收取一大笔学费。”

“如果他们要对自己的学生负责,就应该把现实情况传达给他们。”达尔文说,欧华律师事务所平均每年录用35名应届毕业生,在过去几年里,该事务所都可以在最优秀的人才中进行挑选。

招 聘公司Robert Walters的主管汉森(Andrew Hanson)说,就业市场已经饱和到了只有那些从一流法学院毕业并且成绩最顶尖的学生才 能获得应聘机会的地步。“如果你想找到一份工作,特别是在顶尖事务所里,那你就必须满足所有的条件。”他说,“换句话说,只有非常优秀的人才能得到这些工 作。”

来源:南澳中文网

发布于 新闻
第3页 共3页

Copyright © 2013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Desktop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