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电台 -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Switch to desktop Register Login

良相管仲的驭君术 图

齐桓公作为一个大国的君主,他的一举一动应该能够影响整个中原及四周的情势。但是在他尚未拜管仲为相时,他的影响力可以说是微乎其微。拜管仲为相之后,齐桓公由平庸之君摇身一变为天下之霸主。良相管仲曾经用尽方法来开导桓公,使他具备霸者的风范与能力。这种君主教育——驭君术,是良相所不可或缺的职责和能力。

下面有几则历史故事,可以看出管仲对齐桓公所下的苦心。

刚开始管仲虽然被任用为相,却无法得到全国上下的支持,使国政走上轨道。他就想方设法博得齐桓公的重视和众人的信赖。

管仲任职不久,桓公与他交谈。桓公问他:“现如今国政怎么样?”管仲答道:“小臣出身贫寒,没有办法让名门豪族听从于我。”

桓公闻罢,即刻让他做“上卿”。但一段时期过去了,国政依然如此。桓公便再度召管仲来,问道:“为了方便你办公,我已封你为上卿。但是国家仍无发展,原因何在?”管仲答道:“微臣贫无立锥之地,如何驱使富豪之家?”言罢,桓公就把一年的国税收入赐给了他。

可是过了一段时间,国政仍然未见起色。桓公心急如焚,又问管仲:“我已经屡次依你所愿,国政却依然如故,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管仲答道:“君主您还不完全信任我,我不可能控制您身边的人。”

桓公听了,就在他的名号上加了一个“父”字,要求国人皆称仲父,不得称名夷吾。有事先告知仲父,再禀明君主。

管仲得到身份、财产、称号之后,便无后顾之忧,立刻大力推展国政,使齐国国力大增。

另外管仲也时常对桓公施以教育。这里讲述一段脍炙人口的故事。

有一次桓公去打猎,在追逐一只鹿时,不知不觉深入一片荒山之中。突然眼前出现一个溪谷,溪谷前站着一位老者。桓公便上前问道:“请问此溪谷为何名?” “愚者之谷。”老者恭敬地回答。

“好奇怪的名字啊!” “是的!这个谷是以我的名字取的。”

“前辈看起来聪明得很,怎么会是愚者呢?” “说来话长。我曾经养了一头母牛。它生下小牛之后,我就卖了这匹小牛,买了一匹马回来。这时遇到一个恶徒,他认为母牛绝不可能生出小马,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将我的小马夺走了。邻居知道了这件事,就称我为愚者。我常来这个山谷,所以称之愚者之谷。”

桓公感到很吃惊,连话也说不出来。“自己买来一匹马,居然任人夺走,真是愚者。”桓公心中暗自想着。

第二天上朝时,桓公将此事告诉管仲。谁知管仲听了,立刻整其衣冠,正襟跪拜,而后自责说:“此乃臣之错!尧为天子时,有名相咎繇辅佐。如果在那个时候,绝对不会有人抢那位老者的小马。即使真有这种不肖之徒,只要政治能上轨道,这种现象是不会出现的。那位老者深知我国政治腐败,无清廉之官能正确判案,无奈才会忍受恶徒的抢夺和邻人的嘲笑。我们必须立刻改革朝政,否则是不能使百姓信服的!”

通过此事管仲趁机给桓公上了一课,使桓公明白为君应有的作为。

有一天,桓公对管仲抱怨说:“本国地域不广,资源贫乏,众多朝臣奢糜无度。寡人很想根除臣下的浮华之风,不知你意下如何?”

管仲说:“难得君主能想到!依臣所闻,下臣的衣食车行都是以君王为模仿的对象。如今大王吃的是上等美味,穿的是绫罗绸缎,难免臣下会如此。诗经中写道:口说无凭,将无以服人。大王若想根除臣下的奢侈之风,必须以身作则才行。”

此后桓公就改穿朴素的朝服上朝听政。这样不到一年,齐国的风气焕然一新。奢靡之风从此销声匿迹。

又有一次,桓公召管仲前来,问道:“那些亡国之君,到底犯了些什么错误,以致于连国家都亡了呢?”

管仲答道:“那些亡国之君,只知一味地充实自己的库藏,搜刮百姓的财产,而且四处征讨,企图夺取他人的领土,根本不知怎样取得其他诸侯的支持(这是第一种过错);只会不断加重赋税,完全不知道如何赢得民心(这是第二种过错);他们老是事后急于求得他人的支持,未果,又不肯承认自己错误,只会一味责怪他人(这是第三种过错)。这就是他们的三种过错。犯了其中之一,便会丧失领土,犯了全部的话,就免不了灭亡的命运。其实说起来,他们也不想使国家灭亡在自己手上。是由于不懂得为君之道,在不知不觉中陷入泥淖而不能自拔。”

桓公一直都很信任管仲。管仲经常找机会,对君主施以教育。而桓公也能虚心接受,努力实践。桓公能够如此虚心地学习,实在需要有相当的克己功夫。也因为桓公能有这种心胸,才能登上霸者之位。(事据《史记》等书)

--摘编自:正见网

 

发布于 人生感悟

帝舜是上古五帝之一,姓姚,传说目有双瞳而取名“重华”,号有虞氏,故称虞舜。帝舜被后人尊为中华文化的道德始祖,他所倡导的伦理道德已成为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虽历经5千年沧桑,仍然闪耀着光彩。正如《史记》所云:“天下明德,皆自虞帝始”。 

舜与尧一样,同是先秦时期儒墨两家推崇的古昔圣王。而舜对于儒家,又有特别的意义。儒家的学说重视孝道,舜也正是以孝著称,所以他的人格形象正好作为儒家伦理学说的典范。正如孔子所说:“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论语.学而》)

孝感动天 德行服众

舜很小的时候母亲就过世了,双目失明的父亲瞽瞍(gǔ sǒu)又娶了妻子,生下弟弟像。舜的父亲是个顽固不讲理的人,加上后母个性粗暴凶狠,弟弟蛮横无理,后母和像因为得到瞽瞍的宠爱,三个人都讨厌前妻生下的舜,经常想杀死他。

有一次瞽瞍叫舜修理米仓,等舜爬上仓顶,瞽瞍就放火烧米仓,舜拿着两个斗笠像小鸟一样降落下来,没能害死他。后来瞽瞍又叫舜去挖井,当舜深入井中时, 瞽瞍和像合力用土填井,没想到舜很聪明,挖井时就预先从旁边挖了通道,逃了出来。像本以为这次万无一失了,就霸占了舜的家产,看到舜回家来,大家吓了一大跳。但宽宏大量的舜还是以德报怨,日后依然孝敬父母,爱护弟弟。

古人说:“百善孝为先。”舜二十岁就以孝闻名天下,三十岁时尧帝访求贤才,四方群臣都推荐舜,尧帝因此把女儿娥皇和女英嫁给舜,并让九个儿子和舜相 处,以观察舜的品德。因为舜以德服人,娥皇、女英受到舜的德行感化,也不敢因身份尊贵就态度骄慢,待人都非常谦逊恭敬。尧帝的九个儿子在舜的耳濡目染下, 也变得更加仁厚谨慎。

舜待人谦和,做事勤勤恳恳,到处受人欢迎拥护,在历山耕地,舜耕田把好地让人,历山居民都受他的感召互相也不争了,都能互相推让地界;在雷泽捕鱼,舜把鱼多的地方让给别人,在他的带动下雷泽的人都能推让便于捕鱼的位置,雷泽居民都愿让房屋给他居住;在河滨烧陶器,制陶质量好,还常常讲道理解决人们的争执纠纷,陶业居民都与他合作,因此河滨出品的陶器都不粗疵而特别精细;人们都愿意同他在一起,凡是他住过的地方,都受他的感召,一年的功夫,他住的地方就成为一个村落,二年就成为一个小城镇,三年就变成大都市了。

尧见舜居家和处世一切表现确是一位有才干的贤者,深为器重;因此舜五十岁时,即让他代行天子 的职权,办理国事,果然天下大治,四方拥护;到六十一岁那年正式继承尧而为天子。即位后,戴着天子旌旗回乡省亲,对父母恭敬孝顺,小心谨慎的情况,还是如同昔日为人子时一样;瞽瞍和像都被感化了。封弟弟像为诸侯。舜在位有三十九年之久,享年一百一十岁。

以孝悌治国 推行五典

 


舜不仅是“子孝”的化身也是“兄友”的典范。(维基百科)


帝舜以孝、悌作为其治国的根本国策。因为那时百姓识浅,以为“孝”字是专对父母而言,对于常人应该如何,他就不知道了。所以帝舜就在“孝”字下加上一个“悌”,使百姓知道,对于父母固然要孝,就使对于常人中年纪比我长的,亦要恭敬。那么不但家庭安宁,就是社会上亦不会纷扰。

帝舜为敷布教化而设定五典,也叫五教、或五品,即:君臣从义、父慈子孝、夫和妻柔、兄友弟恭、朋友守信,着百官执行。舜以身教推行“五典”。

舜不仅是“子孝”的化身也是“兄友”的典范。舜对迫害他的同父异母之弟像宽容大度,不记仇恨,还加以封赏。如《汉书.武王子昌邑哀王传》云:“舜封像于有鼻,死不为置后。”

舜也是“夫妻和”的榜样。帝舜在处理夫妻关系时,注重互敬互爱,面对舜生父瞽叟、后母和弟像的迫害,舜的两位妻子娥皇、女英不仅积极帮助舜脱离险境,避凶趋吉,而且还没有任何怨言,坚持跟舜一起恭敬地侍奉老人。晚年帝舜南巡崩,二妃千里寻夫,泪洒斑竹,追随夫君而薨,葬于君山,可歌可泣,为后人所称道。

舜执政期间,不仅他自己真诚地履行这五种伦理道德规范,而且把这五种伦理道德规范和国家治理结合起来。如在《尚书.舜典》中他对大臣契说:“百姓不亲,五品不逊,汝作司徒,敬敷五教,在宽。”舜教导契要恭敬地传授这五种伦理道德,从而改变百官不亲睦,父母兄弟儿女之间关系不顺和的现状。

知人善用 扬善抑恶

从前,一支华夏人的祖先高阳氏一族,有八个有才能的儿子,被称为“八恺”;黄帝的后裔高辛氏一族,也有八个才子,被称为“八元”。先前的帝王任用这十六个人辅政,百姓与社会受益很大。这些人的后代,继承了先人的美德。

帝尧在位时期,没有来得及举用这些贤者的后代。等到虞舜代行天子的政事以后,重新举用八恺的后代,让他们主持有关土地方面的事务,这些贤才把任务都圆满完成了。虞舜又重用八元的后代,让他们到四方宣扬伦理道德,教化万民。结果,父亲们都变得非常仁义,母亲们都变得非常慈爱,兄长们都变得非常友善,弟弟们都变得非常恭谨,儿子们也都变得非常孝顺,家庭融洽,社会祥和。

过去,黄帝部落的一支后裔――帝鸿氏有个不成材的儿子,他性格暴戾,凶残无比,还总是想掩盖自己的罪行。因此,当时天下人称他为“浑沌”。 居住在东夷部落的少吴氏,也有个儿子,毫无仁义,专干害人的事情,他毁败信义,憎恨忠直,说话时满嘴都是恶毒的语言,天下人称他为“穷奇”。颛顼氏也出了一个不成材的儿子,他冥顽不灵、分不清楚话语的好坏,所以,天下人称他为“祷杌”。这三个人的家族世代如此,危害百姓,百姓对他们感到非常忧虑害怕。

帝尧在位时,没有能够除去他们。后来,黄帝部落另一支后裔缙云氏,也出了一个败家子,他贪恋酒食、喜欢财物,所以天下人称他为“饕餮”。人们很厌恶饕餮一族,并将他与以上的三家凶族,相提并论。虞舜继位以后,顺应民心,将这四个凶恶的家族,分别流放到四方边远地带,对他们施行教化,并且利 用他们来抗御更加凶残的恶人,他们为了保卫自已的家族,也愿意守土卫疆。从此以后,天下太平,再也没有凶恶的人了。

偃兵修教 以德感化异族

舜摄天子位后,面对南方“三苗”民族的多次捣乱和侵犯,大禹带兵讨伐,但“三苗”民族一直不服。后来“帝乃诞敷文德,舞干羽于两阶,七旬有苗格。”(《尚书.大禹谟》)。意思是:帝舜便大施文教,又在两阶之间拿着干盾和羽翳跳着文舞。经过七十天,苗民不讨自来了。因为他深知,如果想让三苗真正的心悦诚服,只能以德感化,使他们“弃恶从善”,而不能靠武力征服。虞舜偃兵修教和推德怀远的政策,使得三苗不仅不再来侵犯,而且“移风易俗”。由此可见,武力征伐不能服众,行德喻教方可化民,出现了“九族亲睦”、“合和万邦”的国家统一、社会安定的局面。

关于帝舜以德感化苗民,民间流传着一个传说。《湖南省志•地理志》引《嘉庆一统志》说:“韶山,相传舜南巡时,奏韶乐于此,因名。”据说韶山之所以得此名,源于帝舜南巡时用韶乐使当地苗民归顺。传说帝舜亲自创制了韶乐,这韶乐是天籁之音,美妙绝伦,萧韶九成,荡气回肠。

上古时期,湘乡一带是三苗居住地。传说舜南巡到湘乡的一个山冲,登上一个山峰时,忽听鼓角齐鸣,作乱中的苗民手执弓矛将帝舜一干人团团围住,形势危急。这时帝舜命人奏起了韶乐,一时间百鸟合鸣,凤凰来仪。 苗民被妙不可言的韶乐融化了,他们丢下手里的武器伴着音乐节奏情不自尽的跳起舞来。于是,一场干戈化为玉帛。从此,帝舜演奏韶乐的山峰就叫了“韶山”。 因而唐代韩愈诗云:“暂欲系船韶石下,上宾虞舜整冠裾。”

几千年来,帝舜推行的伦理道德,经由孔子儒家文化传承下来,教化了一代代的中国人。

来源:大纪元

发布于 新闻
第1页 共3页

Copyright © 2013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Desktop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