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电台 -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Switch to desktop Register Login

“最让我欣赏的是,Chezi非常坚持,但又不令人厌烦。” 在2015年4月20日的亚裔房地产协会峰会(Asian Real Estate Association of America 2015 Summit)上,创下芝加哥史上住宅最高买价的软件公司总裁夏哈(Sanjay Shah) 如此评价他的地产经纪拉斐利(Chezi Rafaeli)。 
  
同为第一代移民,印度裔的夏哈和以色列裔的拉斐利同时现身峰会,向与会者讲述这笔交易的幕后故事。2014年12月8日,夏哈以1,700万美元现金买下川普大楼(Trump Tower)顶层豪宅,第89层面积14,260平方英尺(1,323 平米)的未装修整层单元。

买地标房产 实现美国梦

  
夏哈向芝加哥论坛报介绍他自创的软件公司Vistex道:“例如服装巨头GAP做促销,Vistex会帮助他们分析制定促销策略,是百分比折扣,还是买一送一,或者是10元买三件等。”
  
在印度长大的夏哈1988年来到美国宾州里海大学(Lehigh University)读MBA。“我是会计专业背景,当时的愿望是进入华尔街做金融”, 夏哈说,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普华永道做会计,但工作得并不愉快,“我痛苦思考了六个月,最终决定转行 。”
  
夏哈于是跳槽到通用汽车加拿大分部做物流,后又进入德国软件巨头SAP芝加哥分部,并到SAP德国研发中心工作了几年。夏哈发现了SAP的技术缺口,1999年回到美国自创Vistex公司。SAP 成为Vistex的小股东,也通过自己的网络出售Vistex。夏哈介绍说,Vistex目前的年营收接近2亿美元。 
  
“我一直对自己要做的事情怀有很强的信念和热情”,46岁的夏哈介绍他成功的秘诀,说他当时并不惧怕从大公司出来单干,“但如果我知道它是像现在这么复杂的话,我也许会犹豫的。” 
  
夏哈现在和妻子、两个女儿住在芝加哥西北郊South Barrington,并在印度孟买和德国各有一套公寓。“我一直想在芝加哥市区买一个地标性的住宅,于是我打了一个电话给Chezi”, 夏哈表示,是他首先联系地产经纪人拉斐利的。


夏哈的地产经纪拉斐利(Chezi Rafaeli)。(视频截图)

 

超人的耐心

  
50岁的拉斐利在以色列成长,父母在特拉维夫经营杂货店。拉斐利参加了以色列部队,然后揣着6美元来到美国。“我很害怕那种贫穷的感觉”, 拉斐利对以色列1980年代的经济危机感同身受,“我的愿望是成立一个家庭,过着富裕的生活”。 
  
初来乍到的拉斐利在美国没有一个熟人,第一份工作是在纽约开出租车。“我跟着公共汽车跑,捡那些错过车的乘客,” 拉斐利曾经对芝加哥商业周刊表示。他在一个单身派对上遇见了来自芝加哥的苏珊‧科姿(Susan Kurtz)。两个月后,拉斐利向科姿求婚,被拒绝。拉斐利没有放弃,一直和科姿保持联系,直到两年后彻底征服她的心。 
  
“我超级有耐心,” 拉菲利说。 
  
拉菲利超人的耐心也体现在他的地产交易上。在做成川普大楼顶层豪宅这笔历史性交易前,拉斐利已经和夏哈合作了两年多,带他参观了芝加哥的20多处住宅。夏哈说:“我很佩服Chezi的耐心,他从来不催促我,而且相当配合我的工作节奏。”夏哈常常满世界的跑,有时拉斐利打电话来时,他正在国外,他就让拉斐利下次什么时间再打,“然后我就会很准时地接到Chezi的电话。” 
  
“两年半啊,这对一个地产交易来说,是很长的时间”,夏哈说。 
  
峰会上一名经纪人问拉斐利,是否采用技巧催促尽快成交,例如暗示有另一个意向者要下单等。“我没有那样做,因为我知道Sanjay 并不那么着急,他在芝加哥郊区居住,只是在找第二套房子而已”,拉斐利说。 
  
夏哈说:“我感觉与Chezi合作很愉快,我们在交谈中从未提高过声调,过程中我们建立了很好的信任。” 
  
拉斐利则表示,购买过程中,夏哈给自己设立了一个价钱限度,而且从不会逾越它。

 

“要卖就卖最贵的”

  
拉斐利同时也是川普大楼顶层豪宅的卖方经纪人(listing agent)。当有人问道,他是如何从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手上拿到这个授权时,拉斐利回应说,他承诺川普会卖出芝加哥最高价。 2012年6月,这套顶级豪宅列出的售价是3,200万美元。
  
这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回答。拉斐利对自己经手的每一所豪宅都进行了透彻的调查。他第一个发现,川普大楼顶层豪宅当时是西半球海拔最高的住宅(现在已被曼哈顿岛上一座新建住宅楼超过),并在广告中宣传这一卖点。 
  
来到芝加哥前,拉斐利在纽约就已经是非常成功的地产经纪。他居住在曼哈顿上西区,客户包括影星迈克尔‧道格拉斯。“可是在纽约,你永远会觉得自己是穷人”,拉菲利说,因为太太来自芝加哥,又怀上了双胞胎,于是他们决定搬到芝加哥。 
  
据拉斐利说,2001年他到芝加哥的第一天就穿上套装到星巴克喝咖啡,从一个人引荐到下一个人,再到下一个,直到接触到刑事律师高登伯格(Stuart Goldberg)。第二天,拉斐利向高登伯格展示当时正在新建的800 N. Michigan 上高层住宅楼中的四套单元。“他(Goldberg)当即决定用200万美元买下其中一套”, 拉斐利说。 
  
拉斐利在芝加哥的第一个住宅是在电话里成交的,他出价54万美元,买下毗邻汉考克中心的一套3卧公寓。“我当夜就寄过去一张支票,怎么可能失算呢?” 拉斐利对芝加哥商业周刊说。拉斐利目前居住在川普大楼里,并已经出售了大楼内的20套豪宅。 
  
峰会上,一名出售百万豪宅的经纪人向拉斐利请教如何把客户做到200万美元或更高,拉斐利回答说,他的买卖不是自下而上渐进式的,“我一开始就从上面做,要卖就卖最贵的。”

来源:大纪元

发布于 投资理财

\

中国大陆“土豪”在海外置业购房产,给南加带来无限商机的同时,也带来了不少“土习惯”,让不少华裔房地产经纪或其他服务业者哭笑不得,大呼头疼。

\

“土习惯”之一,永远把自己当上帝,在中国所有人的时间都跟着他转,在美国也是说变就变,从不尊重华裔从业者的时间,认为只要他付钱,就是尊贵的客户,所有人都要听他的。一大陆土豪在洛杉矶购置房产,联系当地的华裔房产经纪,由于该土豪寻购的是豪宅,房产经纪对这个客户非常重视,又是安排食宿又是安排游玩,无奈土豪变数太大,先是提前约好看房的时间要去观光,后是安排好的观光又因为天气不好要改去吃GoldenDeli越南馆,饭馆排队太久又提出其他要求,三番四次的临时变动,让房产经纪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最后,租车的司机实在看不下去,与土豪翻脸吵架。

\

“土习惯”之二,愿意花大钱但不愿意花小钱,不少大陆土豪都愿意一掷千金购买豪宅,但是却不舍得给经纪人佣金。不少大陆土豪在美国购买房产的时候都会要求房产经纪人退还部分佣金,甚至还看哪个经纪人退还的佣金多就选用哪个房产经纪人,全然不顾经纪人的专业程度和过往业绩,这样土习惯不仅坏了行业规矩,也会因为自己要占小便宜而吃亏,最终反而没有用合适的价格买到自己真正需要的房子。

\

“土习惯”之三,花钱找中介就是帮忙钻法律的空子,土豪大多都不懂英文也不了解美国法律,认为中介经纪人就是帮助他们去寻找法律的空子,规避法律的约束,让业者无从解释。例如,每一座房产的建筑结构都在市政府有备案,要做什么和房屋结构相关的改建都需要上报审批,一大陆土豪在南加州购置房产以后,想改建房屋,但是嫌审批过程繁琐且耗时长,就委托其房产经纪人跟市政府相关负责人打招呼,让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快速改建,房产经纪人解释了一次又一次,土豪对房产经纪人非常不满意,觉得自己找了一个不给力的房产经纪人。

\

“土习惯”之四,花钱买到的东西就是自己的,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购买到的房产自己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一土豪在亚凯迪亚购置一豪宅,每隔半年才回来住一次,房子里的游泳池水长期没有请人保养,由蓝色变成绿色,恶臭熏天,邻居忍无可忍告上卫生局,卫生局依法开出了金额不小的罚单,土豪还忿忿不平不能接受,找到房产经纪人抱怨。

\

“土习惯”之五,认为中介经纪人就是想方设法赚他们的钱,忽略经纪人的业务技能,不信任经纪人。一个房地产经纪人前期铺垫做了很多,付出很多时间和金钱,租车带着大陆土豪看了很多处房产,结果因为土豪听了亲友的小话,就放弃了这个华裔经纪人,专门找一个翻译再去雇用白人经纪人,总共的花费增加了,也不一定购买到了自己想买的房产。

\

“土习惯”之六,没有契约精神,说换就换,用了房产经纪人的服务,最后却找别人完成交易。一大陆土豪在购置房产时,通过自己本来的房产经纪人认识了卖方的经纪人,碰巧老家都是一个地方的,于是倍感亲切,当着自己的经纪人面就说,买房子以后就找这个老乡经纪人,让原本的经纪人非常难堪。

\

“土习惯”之七,不顾法律程序,什么事情都叫房产经纪人处理,使得经纪人非常尴尬。一大陆土豪在中国生意很多,不愿意在海外购置房产上多花时间,希望远程遥控房产经纪人完成,经常会提出全权委托字眼,甚至还会要求经纪人模仿自己签名,说反正只要钱到位把房买下来,其他就不会有问题,让房产经纪人非常难做。

 
 
       来源:网易

 

发布于 投资理财

Copyright © 2013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Desktop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