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电台 -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Switch to desktop Register Login

自从吴宗宪给了一个工作机会后,周杰伦终于不用再去餐厅里刷盘子了,于是他写了一些歌,但是竟然没有一个歌手肯唱他的那些歌。

林书豪在NBA曾四处碰壁,连续被几家球队横扫出门。
谢霆锋十五岁的时候,父母离了婚,他独自一人去日本学习音乐,只有一把吉他,有时候上晚课回住的地方晚了,就抱着吉他在街上睡。
李安毕业后,失业六年,靠太太赚钱养家。李安曾一度想放弃电影,报了个电脑班想学点技术打打工补贴家用,他太太知道后直接告诉他,全世界懂电脑的那么多,不差你李安一个,你该去做只有你能做的事。后来,李安拍出了一些全世界只有他能拍出的电影。
而在不久以前,还有四个热爱音乐的外国小伙,拿着吉它和歌,去了唱片公司。唱片公司的老板听了一会儿,跟他们说,木吉他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并且,我认为你们不会有前途的。后来,这四个外国人给他们的乐队取了个小动物的名字,翻译成中文,叫甲壳虫(The Beatles)。

周杰伦(Carlos Alvarez/Getty Images)
林书豪(Mike Ehrmann/Getty Images)
李安(Imeh Akpanudosen/Getty Images)

. 他们在我们眼中光鲜亮丽,我们以为那是命运格外的眷顾,却很少知道,他们也曾,远不如人。也很少去想,他们的成功,是因为他们不断的努力,即使受尽非议,也毫不动摇对梦想的执着。
. 如果你现在正处于前期艰难的阶段,潦倒也好,心酸也罢,看看这些例子吧,或许只要坚持自己的信念,勇敢走下去,离成功也就不远了。
--摘自《LIFE生活网》,原文略有删改。 

 

来源: 新唐人TV

发布于 网文荟萃

今年爱丁堡边缘艺术节(艺穗节,The Edinburgh Festival Fringe)上的华语元素吸引了一定程度的关注。在来自世界各国全部3千多个戏中,每场邀请两位观众上三轮车听故事的参与式戏剧《中国制造》形式独树一帜。

《中国制造》(Hand Made in China: Moons, Migration and Messages)由北京非营利机构花旦工作室、心声工作室以及苏格兰慈善组织Tinderbox Project联合推出。

记者在演出现场了解到,看戏的观众先从一篮子物品中挑选一样,然后两人一组坐上三轮车,有人上车用中文讲述这件物品主人的真实经历,再由工作人员现场翻译成英文,每场戏15分钟。

在香港出生的英国人罗琳(Caroline Watson)2004年在北京创办了花旦工作室,该组织专注服务于流动人口—尤其农民工妇女儿童,并于一些其它机构合作举办参与式戏剧等长期或短期的艺术活动。

《中国制造》的制作人陶阳阳介绍,她在2009年到一家牛仔裤工厂与工人做戏剧工作坊,发现流水线上的中国女工身材都很瘦小,做的裤子却常常是大尺码,就开玩笑说“这得吃什么才能穿得下”。

“我在工厂看到很多箱子,上面贴的目的地包括世界各国,就觉得工厂就像是世界的中心,女工们通过自己做的产品来想象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她说。

花旦工作室一直做农民工女性的工作,就想找个机会讲一些“made in China”背后的个人故事,而不仅只是罗列农民工人数。

陶阳阳告诉记者,这个想法经过6年的发展,期间也遇到更多怀着梦想到城市打工的女工,就想把这些故事分享给更多人,让大家了解不同文化背景下它所产生的社会影响以及对个人的影响。

这个项目的参与者骆锦强本人就是农民工子弟,十几年前随父母来到北京,由于户口的问题无法升学,初中毕业之后就开始做公益。

骆锦强先是在花旦工作室做儿童项目三年,这期间发现尽管这个群体得到很多社会关注,但是往往是从上往下看“要如何帮助,如何改变”等等。所有这些引发了他的反思:“这个群体到底怎么了?为什么需要别人帮助”。

回想自己的成长经历,他觉得跟别人一样都是儿童,只是家庭和成长环境不同。于是,他决定回到自己的根,与朋友一道申请资金成立了心声工作室,意指“自己发声”,与社会不同阶层互动。

心声工作室创建了一个社区中心,深入农民工家庭,做一些陪伴农民工子弟的相关工作。

骆锦强发现,这些孩子们更需要的是父母和家人的陪伴,公益人员能带他们玩,但只是表面的东西。很多孩子觉得,能够与父母一起呆一天,做什么都很开心。

《中国制造》的合作机构Tinderbox Project是一家致力于年轻人艺术教育的苏格兰慈善组织。这个机构的负责人Jack Nissan在中国考察时与骆锦强聊到农民工子弟的问题。

观众从这个篮子中选择一样物品,然后与工作人员面对面在三轮车中听故事。(摄影:子川)

骆锦强表示,他们注意到,北京有很多三轮车,尤其在地铁门口。“我们就想到用三轮车为载体,收集不同背景普通人的故事,再分享给大家,让更多人了解别人的生活。”

后来这个项目申请到了爱丁堡大学孔子学院的一部分资金支持,就联合花旦工作室在这边“复制”了一辆北京的三轮车,令边缘艺术节的观众有机会看到我们在北京做这个项目视频的同时,也有机会亲自上三轮车听故事。

记者在现场遇到这个戏的观众Stewart。他是一位来自伦敦的IT工程师原本没有看这个戏的计划,在剧场看到宣传单,觉得有意思,就加入进来。

“这个戏让不了解中国文化的观众有机会听这些故事非常有意思,打破了语言和文化的障碍,把你与他人联系起来”,他说。

Stewart觉得这个戏的形式很有趣,观众和表演者如此近距离面对面交流令人感动。“我对中国农民工的状况了解很少,看了这个戏之后想要知道更多。”

《中国制造》制作人陶阳阳告诉记者,这个把大社会背景下小人物的故事的戏在爱丁堡反响不错,已经拿了几个四星的剧评,有的观众听了一个故事之后觉得不过瘾,马上再买票听另一个故事。

陶阳阳告诉记者, 花旦工作室去年曾经在爱丁堡做过一个单一活动,今年演《中国制造》也是一个学习和了解这边观众的过程,最终的目的是做一个完整的大戏,但需要一些时间做这件事情。

骆锦强觉得,这次来爱丁堡演出最大的意义是,这些人的故事包含的文化意义:“因为故事可能是普通人的生活和经历,却能够增加外国人对中国的了解,增进文化交流”。

苏格兰孔子学院院长费南山教授(Natascha Gantz)表示,最近几年在爱丁堡边缘艺术节上看到华语剧目递增,这非常好,也很高兴能够帮助三轮车戏剧的演出。

“这些各类演出活动帮助爱丁堡本地人和来自全球的访客了解东亚华语区的机会,而理解得越多,各个国家和地区之间的关系就会越好”,她说。

 

来源: BBC

发布于 新闻

Copyright © 2013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Desktop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