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电台 -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Switch to desktop Register Login

有位老先生早年是从国内北方在49年夏携家带口逃亡到香港,后来,又举家移民到美国。虽然离开北方故土已经快一个甲子了,但是,还是对北方特色面食津津乐道。他的夫人有拿手的北方面食厨艺,几乎一周之内天天吃面条,也不会重样。

可遗憾的是,就在老先生80多岁时,他的太太先他而去了。老先生缅怀思念自己的老伴的时候,不由得眼前浮现出老伴铿锵有力的在案板上擀面条的情景来。有天,老先生的女儿来访,询问老先生想吃什么,她给老先生做,老先生就说自己想吃碗面条。当然,老先生说的是想吃碗老伴从前经常做的手工面条。女儿就开车载他去一家中国餐馆,给他买了一碗面条,面条是机器加工的。老先生吃了两口,就不想吃了,面条的味道跟自己老伴擀的差十万八千里。女儿似乎不懂老先生的心思,还让餐馆打包,带回去冷藏起来,让老先生想吃的时候热热再吃。

老先生两口年轻时代颠沛流离,南下香港,北迁美国,老先生妙手回春,老伴悉心护理病患,业界有名。对子女们言传身教,子女都先后从知名大学毕业,各自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并建立稳定幸福的家庭。

老伴刚刚离去,子女们轮流服侍照顾,子孙绕膝,天伦之乐让老人甚是欣慰。

老先生总觉得遗憾的是他和老伴给孩子们传授她拿手的北方面食厨艺,总以为孩子们需要更多时间去专心于各自的学业,心想孩子们长大成家了自然会无师自通的copy老伴的各样拿手厨艺的。可到最后,老伴的拿手厨艺手工擀面条就这样失传了。

老先生唠叨完面条的故事,千万叮咛我,务必让孩子们多多在厨房打下手,耳融目染,让孩儿们的妈妈把自己的拿手厨艺,特别是北方面食的手艺诸如擀面条,蒸馒头,做面皮的工艺手把手传授给孩子们。

我虽然对老先生的嘱咐点头称是,心里想,孩儿们是否还会有心去学习这些厨艺呢?也许,孩儿们若能想到将来要是我俩老了,做不动了,能够让我俩品尝到孩儿们亲手做的我们现在整天给他她们做的传统料理,包括北方面食诸如一碗热气腾腾的手工面条,以表孝心时,是否才会激发出兴趣和耐心学习继承妈妈的厨艺呢?

但愿我和爱妻老了,还能吃到孩儿们亲自下厨做的一碗手工擀面条。

行文至此,不禁想作为移民的我们,如何把传统厨艺传授给后来人呢?

来源: 贝壳村博文

 


发布于 烹饪食谱

在法国兴起4千年中国面食文化

拉面、刀削面、日本面、意大利面、方便面……除了这些面,朋友,您可听说过“活着的面条”吗?

它的主人说:“面团里加了鸡蛋,醒啊醒,拉呀拉,一根根的拉面舞动着,蹦腾着,跳动着,它们都活了!”

一提到“活着的面条”(Les Pâtes Vivantes),很多巴黎人都知道,甚至于法国众多媒体都对这家传统拉面馆做过报导,给予了很高的评价。那么,它成功的秘诀是什么呢?为什么它会受到法国社会如此的认可和赞誉?该店老板段女士将自己的创业经历及心得娓娓道出。《大纪元》将分四期连载,与华人朋友分享其创业故事和理念……

第一篇:为文化而创业

图为“活着的面条”餐馆门外的装饰。(关宇宁/大纪元)

“在法国兴起4千年中国面食文化”

初见段老板,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亲切、热情、没有距离感。谈话间,一种女强人的魄力和对自己理想的坚定更是让人备受鼓舞与感动。她说“传播中华传统饮食文化”是让她坚持下来的信念。

刚到法国的初期,段老板曾经是从事中法国际教育交流事宜的。在日常生活中和法国人接触时,她常听到法国人评价日本人做的面如何好,意大利的面又如何如何,甚至还听说日本人要把拉面注册为他们的饮食文化遗产,韩国人、意大利人也有类似说法,她听了就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身为兰州人,段老板是吃面食长大的,对面食情有独钟。她说:“面条文化在中国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了。考古研究证实,中国七千年前就有稻谷了,四千多年前在中原就开始种麦子,那时北方人就开始吃面了,在青海宁河县发现的由毛栗子粉做的面条化石就是个例证。当时的山西也已经有很多种类的面食文化。在西北高山区域,也是种小麦的,而西北人把面食做的更活一些。”

2005年,段老板开始有了在法国开面馆的想法。她说:“这个面条怎么能变成日本人或者是意大利人的了呢?所以,我希望在中华面食文化方面做出个名堂来。”

图为“活着的面条”餐馆的拉面师傅正在开心地为顾客准备拉面。(关宇宁/大纪元)                              

当时,正值巴黎的中餐业遭遇瓶颈的低迷期。法国电视台曝光了一些中餐馆卫生条件差、不干净的现象,导致中餐业备受打击,生意开始下滑。不过,在段老板看来,正确的市场策略,也可以将危机转变为机遇。

她考虑到,巴黎当时的中餐业,主要以中国南方口味为主,做面食的很少:“没有人做面食,这正好是个时机。我虽然不知道法国人爱不爱吃中国面条,但知道他们挺爱吃意大利面的。于是,我想把我们兰州人的面条搬到巴黎来,我相信,只要他们喜欢吃面食,我就有可能成功,但成功到什么程度?我并不清楚。”

到了2006年,正好儿子要自己创业,于是,开一家西北人拉面馆的计划就这样酝酿成熟了。

“活着的面条”——自己蹦出来的名字

如何给餐馆起个与众不同的名字,既能让法国人接受,又与中国文化相关呢?经过两个星期的苦思冥想,仍无满意的结果。

讲到这里,段老板露出神秘的笑容说:“有一天,夜里两点多钟,我在似睡非睡的时候,突然间,一句法语打进我的脑子里——les pâtes vivantes。啊!我惊醒了过来,马上起来把这句话写在纸上,翻译过来就是‘活着的面条’。我潜意识上认定这是给我的店起的名字。”

“多么形象啊!我们的历史和文化是活着的,我们的拉面也像是活着的艺术。每次拉面时,都会感觉到面条如同在跳舞一般,它不就像活着的吗?甚至和面、醒面的过程,就是在孕育一个生命,醒够的面团,就像活了一样,可以任由你把它拉长、拉细,你会真切地感到它是活的。”

“如果你以好心情对待它,它会很听话,任由你摆布,如果你心烦,不善待它的话,它就会和你捣乱,拉面时就会拉断、粗细不匀或不成形等,如死了一样,没有弹性。面团对温度也有要求,太高和太低也都会让面团死掉了。”

虽然家人对这个名字各抒己见,但是段老板却认为这是天意,坚持要用这个名字,于是“Les Pâtes Vivantes”(活着的面条)就这样被注册了。

回国拜师 做出地道拉面

为了掌握专业的拉面技术,段老板专程回国找老师学习正宗拉面技术,然后再回到法国准备开业。

因为法国的卫生标准和中国不同,特别是对食品添加剂要求严格。在中国拉面可使用“蓬灰”,在法国是被禁止的,于是她不得不放弃使用“蓬灰”来提高面团筋度的方法,而改用鸡蛋和盐,加上更长时间的醒面来给面团增加嚼劲。

这样一来,不但成本增高(一天如果卖200碗面的话,一个月买鸡蛋的成本需600~700欧元),而且醒面的时间也大幅增加(需要3到4个小时),再有这种拉面方法的速度能否供得上客流量的需求也成了一个难题。但是段老板没有气馁,通过不断地研究和反覆尝试,她终于突破了各种技术难关,不但保证了拉面的质量,还用自创的一套方法将拉面速度提升了。

就这样,排除一切障碍后,“活着的面条”终于开业了。段老板也开始了她传播中华拉面饮食文化的第一步。

随着越来越多回头客的眷顾,法国媒体各界也争相对这个极具中国传统特色的拉面馆进行报导,并尊称段老板为“拉面皇后”。

那么,“拉面皇后”又是如何保持美誉,立足法国市场并蓬勃发展的呢?请留意本报下一期的报导。

图为“活着的面条”为顾客精心准备的炒蔬菜虾肉面。(关宇宁/大纪元)

“活着的面条”餐馆地址(1区店): 3 Rue de Tubigo 75001 Paris 地铁:4号线Etienne Marcel站 电话:01 40 13 08 04 网址:www.lespatesvivantes.com

 

来源: DJY

发布于 新闻

Copyright © 2013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Desktop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