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电台 -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A+ A A-

幼儿日托与大学学费两头涨 美国妈妈各有应对 图

给本项目评分
(0 得票数)

一年一度的母亲节就在眼前了。在今天选择当妈妈,要做什么样的准备,也成为美媒讨论的话题。新近的统计和调查显示,妈妈们应该留在家还是回到职场,仍是困扰着很多美国夫妇的问题。特别是在日托(Day Care)费与大学学费飞涨的情况下,在主观意愿和公众观念外,妈妈们出去赚钱能否补上家用,对很多家庭来说,是个要长期面对的现实问题。

调查还显示,家里有十几岁孩子的美国妈妈中,有接近半数的人表示,如果有人建议她们从孩子一生下来就开始攒大学学费就好了,这可看作她们给今天的准妈妈们提出的忠告。

幼儿看护费高昂 美国妈妈有1/3离职回家

据皮尤研究中心去年发布的统计数据,1999年至2012年,美国全职妈妈的数量呈递增之势:2012年时,有29%的美国妈妈离职在家带孩子;在1999年,这一比例只有23%,其原因和美国2007至2009年间的经济衰退、移民人数增长、妇女找工作更困难都有关系,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儿童护理费在不断攀升。

After Decades of Decline, a Rising Share of Stay-at-Home Mothers

“年轻无敌组织”(Young Invincible)的近期报告指,儿童看护费和教育费(不算大学学费)目前平均占全美家庭养孩子开销的18%,在1960年,这一比例只有2%。

另据“关注美国儿童看护”(Child Care Aware America)组织统计,少儿看护费在纽约和麻州费用最高昂。就四岁孩子看护费用而言,在纽约达每年12,300美元(全美最低的为密西西比州的4,300美元),麻州紧随其后;就婴儿看护而言,麻州的年花销更超纽约,达16,430美元,排在第10的华盛顿州也在1.2万美元以上。目前,在美国31个州,把婴儿送去托儿所的年费用高于州内大学年度学费;在大约20个州,这项费用高于家庭房屋开支。

另据美国人口调查局统计,1985年,美国家庭用于儿童看护的费用平均为每周87美元,占家庭收入的6.3%;到2011年,涨到了每周148美元,占家庭收入的7.2%。孩子年龄在5岁以下的家庭,每周平均花销179美元,孩子年龄在5至14岁之间的只需花93美元。

据调查,低薪单亲父母收入的40%用于儿童看护,而这方面,富裕的夫妇通常也会用光其中一人的收入 。报告还指,“特别对于养两个以上5岁孩子的妈妈来说,看护费会超出她的负担能力,除非她的工资特别高。”数据也显示,48.6%的学龄前孩子由父母或其他亲属照看,送到托儿所或其它看护机构的只有四分之一(25.2%)。

联邦补贴覆盖率低 日托质量受质疑

与此同时,据美国劳工局统计,儿童护工是全美收入最低的工种之一,平均年收入仅2万美元。天下母亲组织(MomsRising)的行政经理罗—芬克贝纳(Kristin Rowe-Finkbeiner)向《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记者表示,“父母和老师们都进退两难:父母不能负担更多,而老师们也不能挣得再少了。”

一方面,全天看护中心在苦苦维持着微博的利润——员工的工资占去很大成本,且已不能再砍,很多地方不得不裁员,并且在食品和设施上省钱 ,但对很多父母来说,托儿费还是太贵。

美国儿童看护体制主要针对低收入家庭,联邦政府为各州划定儿童看护补贴额度,至于具体如何资助,则由各州自定。一个家庭的收入假使刚刚超过看护补贴线,也得缴纳高额的看护费。以伊利诺伊州为例,一个由单亲父母和两个孩子组成的三口之家,假使年收入3.66万美元,由于有看护补贴,每年只需向全日制看护中心缴纳3,200美元;但年收入若达3.8万,看护费则猛增至1.23万。实际上,绝大多数美国家庭拿不到联邦的看护补贴。

在费用高昂之外,日托的质量也相对缺少监管,至少对中等收入的父母是如此。“在父母上班的同时,已经形成巨大群体的孩子们也应获得体面的照顾。但这在美国仍是个激进的想法。”得克萨斯大学(UT)奥斯汀分校的社会学教授格拉斯(Jennifer Glass)说 。

大学学费飞涨 生儿育女两头压力大

美国个人理财网站NerdWallet 近日委托网络调查公司SurveyMonkey对全美600位准妈妈和600名有十几岁孩子的“过来人”妈妈进行问卷调查,以衡量她们在财务上有多大心理压力。结果显示,准妈妈们对医疗费用和为孩子开列财务清单更关心,而“过来人”妈妈中,有44%都希望孩子一降生就有人提醒她们给孩子攒大学学费。

“在家带孩子,这是很个人化的问题,但随着托儿费的上涨,现在这越来越成为一个经济难题。”NerdWallet的托拉贝(Farnoosh Torabi)说,“随着孩子长大,家庭还要面对大学学费上涨的另一重困境:大学学费比通货膨胀率涨得快多了,养有大孩子的家庭会发现他们在财务上没做足准备。”

由6,000家高等院校组成的私人机构“大学理事会”(College Board)2014年公布数据:在过去10年里,公立大学学杂费的涨幅高达42%。Nerdwallet的最新数据也显示,美国私立大学和公立大学学费的年增长率分别高达2.14%和2.8%。

托拉贝说,“父母们现在面临着‘22条军规’般的抉择:是花钱送孩子去托儿所,还是省钱给孩子攒大学学费。在养孩子的长路上,起步和终点阶段的经济压力都在增加。”

看孩子还是工作?困扰1/3美国夫妻

NerdWallet调查的两组妈妈有一个共识:是否出去工作补贴家用,是夫妻围绕生孩子最易发生不和的问题。31%的准妈妈和30%的“过来人”妈妈表示,是留在家还是回到职场,是夫妻吵架的原因;同时,夫妻争执的第二大原因则是围绕孩子的娱乐开销,占受调人数的23.5%。

这项调查凸显了当代美国妈妈围绕看护孩子的财务难题,即在家带孩子与继续职业生涯并补贴家用间的两难抉择。当孩子快要上大学时,妈妈们更会在后一种选择上踌躇不决。

从家庭收入角度而言,离开职场本身就是个艰难的选择,据妇女政策研究院(Institute for Women‘s Policy Research)的报告,女性离开两三年之后再回来工作,年薪平均下降30%。

同时,NerdWallet 的调查也显示:27%的“过来人”妈妈希望更早得到这样的建议:能留在家里和孩子待多久就待多久;30%的准妈妈希望在是否做全职妈妈的问题上聆听建议;另有21%的准妈妈希望有人告诉她们怎样才能攒下大学学费。“这显示了在赚钱的实际需要与和孩子共度珍贵岁月这二者间的深深矛盾。”托拉贝说。

全职妈妈不乏高学历 民众接受度高

据皮尤研究中心2014年数据,在美国妈妈中已占比1/3的全职妈妈,其受教育程度近年大有提高,只有19%为高中或以下学历,25%为大学毕业生;51%为白人,33%为移民,生活贫困的占34%(比1970年翻了一番)。

同时,配偶可挣钱养家的全职妈妈在其中占2/3。这2/3中也有少数的精英妈妈——约5%(约37万名)母亲拥有硕士以上学历,家庭年收入在75,000美元以上,其中位数为13,2000美元。精英妈妈年龄偏大,约有半数在35至44岁之间,35岁以下的只有19%;69%为白人,19%为亚裔,西班牙和黑人分别只有7%和3%。

美国全职妈妈中,有6%表示自己在家是因为找不到工作,在2000年,这一比例还只有1%。虽然2013年皮尤调查显示这些妈妈多半想出去工作,但由于美国工资标准停滞(高学历者除外),很多妈妈都需要权衡出去工作是否合算。

那么,公众对母亲们出去工作的态度如何呢?据2008年的一项统计,70%的美国公众表示,有工作的妈妈也能与孩子保持亲密关系,这比起1977年的49%有显著增加;不过,也有60%的受调民众认为,父母中有一方留在家里比较好,认为父母双方都工作对孩子更好的只有35%。

年轻父母:养儿育女经济压力尤巨

另据《华盛顿邮报》3日报导,千禧世代(生于1980、1990年代的年轻人)在生育孩子方面面临的经济压力比他们的父辈要大得多。

今天年轻的美国工薪族多面临工资停滞不涨甚至降薪的处境,让他们无法应对上涨的生活费。“年轻无敌组织” 政策分析师玛格尔斯通(Konrad Mugglestone)表示,“雇主期待他们以更少的薪酬做更多的工作。”

对于在美国经济衰退和复苏期进入职场的千禧一代来说,虽然他们比起上一代人更多拥有大学文凭,但据统计,18至34岁年轻人比起1980年的同龄工作者,年薪平均低2,000美元;而且很多人组织家庭后还在偿还学贷,不可能为孩子存下大学学费。

华府智库城市研究所(Urban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亚当斯(Gina Adams)也表示,年轻父母的经济压力更显著,“在刚开始挣工资的阶段,他们没有多少可支配收入”。

据统计,美国千禧代父母中,五人就有一人生活贫困。而其经济困境并不能帮助他们及时获得儿童看护费方面的补助,很多年收入符合补助标准的父母都不得不排长队等待拿补助。

职业妈妈:自寻民间互助解决方案

据《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报导,在面对经济和心理上双重困境,职业妈妈们已开始自谋出路,民间互助形式的日托项目应运而生。伊利诺伊州是育儿费比大学学费高的州之一,近两年,集合办公与儿童看护功能的公用办公空间方兴未艾。

芝加哥的里克斯(Nicky Ricks)两年前诞下女儿后,与本地共同工作空间及室内游乐空间合作,创办了“碰撞”(Collide)共同工作空间:父母们可以边喝咖啡边利用Wi-Fi办公,孩子们则在隔壁的游戏室里玩耍,那里有模拟的消防屋、化妆间和杂货店。

在芝加哥,同样的共用工作空间还有“自由放养”办公室(Free Range Office),办公空间里到处是适合5岁以下孩子的毛绒玩具、积木、靠垫和《冰雪奇缘》图画书等,还聘了一位儿童瑜伽老师。在那里办公的女律师史密斯(Vanessa Smith)表示,这个地方让她能一边带孩子一边做完工作,而在家里是不可能做到的。

此外,芝加哥还有一个幼儿看护合作社采取累分制:入社会员通过帮助照料邻家孩子积累点数,自家孩子需要邻居照看时,则使用相应点数。拉斯基(Monica Lasky)在11年前、女儿5个月时参与组织了该合作社。她表示,“找到这样的资源让我觉得:‘哇,生完孩子后仍然有生活。’”

麻州剑桥市也有一个家庭互助项目解决了孩子放学后没人照看的问题。社区的32个家庭达成协议,轮流负责接孩子放学,在其父母下班前代为照看。这种互助项目最早出现在丹麦,如今全美有超过100个。

不过,也有人表示,对每个人都奏效的唯一途径还是政府的干预。在1990年代,许多西欧国家都推出缓解工薪家庭育儿压力的政策,为妈妈重返职场提供支持。

“我们已经达到了饱和点,而我们需要意识到这一点,”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格拉斯说,“我看不出这个问题有单独解决或临时解决的可能。这是一项艰钜的任务。指望家长们自己解决,就如同让一群父母自己开办学校一样。”

附:美国职业妇女“最亲和与最不亲和州”排名

母亲节来临之际,美国财经网站walletHub也比对托儿照顾、职业机会、工作与生活平衡度等12个指标,给出了一份对职业妇女最友善和最不友善的全美各州排名。

最友善的十个州为佛蒙特州、明尼苏达、威斯康辛、新罕布什尔、麻州、华盛顿州、北达科他、缅因、弗吉尼亚和俄亥俄州;垫底的十州依次为:路易斯安纳、南卡罗来纳、密西西比、阿拉巴马、内华达、阿肯色、乔治亚、西弗吉尼亚、北卡罗来纳和奥克拉荷马州。**

来源:大纪元

神韵艺术团演出观众反馈

在facebook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3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All rights reserved.

Login or Register

LOG IN

fb iconLog in with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