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电台 -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Switch to desktop Register Login

7月20日,令计划被“双开”并被逮捕。此前的6月11日,周永康被判无期徒刑。两人的同盟关系在一场车祸后曝光。(大纪元合成图)
令计划之祸系列之二  令与薄周江胡的真实关系
令计划案中,最复杂也最令人关注的是令计划和胡锦涛、江泽民、周永康、及薄熙来之间的关系。

令计划是胡锦涛一手提拔的嫡系吗?还是江派安排在胡身边的卧底?令计划在胡锦涛和江泽民之间究竟倾向于哪一方?令计划和薄熙来是什么关系?令计划和周永康在法拉利车祸之前就有交易吗?理清楚这个“蜘蛛网”,中共政坛近年来一锅粥的乱斗也就清楚了。本文将试图解开这些谜团。

大内总管

上文讲到令计划在法拉利车祸中原形毕露。在此之前,没有人怀疑令计划对胡锦涛的忠诚。

令计划2007年9月至2012年9月担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该职务有“大内总管”之称。任职期间,令计划经常陪同胡锦涛出访,但照片很少见报。据大陆媒体报导,令计划在中央决策中扮演重要角色,具体细致到安排胡锦涛何时收看《新闻联播》。

香港《明报》2011年3月12日报导了一则新闻,凸显令计划在中共中央运作中的枢纽角色。

3月11日下午3时57分左右,中共最高法院院长王胜俊正在两会主席台上宣读报告。一名工作人员走上主席台,将一份文件交给令计划,再递到胡、温手上。胡、温在主席台先后批示,而这名工作人员一直半蹲在令计划旁边等候。批示后,胡、温分别向这名工作人员交代了几句,工作人员再回到令计划旁边,令计划签名后也叮嘱了几句。

之后,工作人员叫主席台第二排主管救灾的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离场,令计划也跟着离场。约10分钟后,回良玉返回主席台座位,同时叫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离席,此时主管外交的国务委员戴秉国也离席。

至4点半,郭伯雄、戴秉国先后返回座位,令计划也返回座位,显示这宗紧急公务处理完毕,主席台恢复平静。

至于这宗“十万火急公务”到底是什么,报导最后说“仍是个谜”。但上述动作无疑让人看清楚令计划作为“大内总管”在中共中央运作中发挥的作用。

一名在胡锦涛办公室工作了六年的官员被降职,他发牢骚透露,胡锦涛一直深藏不露,让人搞不懂怎么回事。但他明显感觉到,领导胡办的是令计划,“决定中国大小事务的,也是令计划和令计划这样的秘书,而不是总书记本人在统治中国”。这篇文章2010年9月发表在博讯网。

瞒天过海

2012年3月法拉利车祸发生后,令计划本想瞒天过海。事情败露后,令计划求助胡锦涛。

据《亚洲周刊》称,2014年7月底,令计划去胡锦涛家拜访,恳请胡锦涛能出面与习近平沟通求情,他坚称自己绝对没有违法违纪,兄弟间家族里的一些事,自己并不知详情。在中央办公厅任职那么多年,工作中难免得罪一些人,党内有人想藉此下手妖魔化他。

《明镜月刊》援引胡锦涛身边人员透露,令计划痛哭流涕,向胡锦涛保证说,“如果全国干部都贪污腐败,我令计划也是清官,我每一天都为总书记忠心耿耿地工作,回家只是换身衣服,哪有时间腐败......”但胡对令这番表演没有表明态度。

还有媒体报导令计划甚至向胡锦涛下跪求情。

2012年11月,胡锦涛全退后痛定思痛,他发现很多事情被令计划蒙在鼓里出卖。尤其令胡不能容忍的是,在许多重大人事及工作安排上,令完全没有如实汇报,甚至是刻意欺骗。提拔蒋洁敏和刘铁男就是实例。

据《前哨》2013年12月报导,刘铁男在发改委可谓“万人憎”,多番专业考试又不合格,但2006年突然从司级位上提拔为副部级的东北办副主任。一片哗然之中,部领导的理由竟是:“刘铁男已经改正了那些缺点。”其后又“带病”升任正部级能源局长,一切都是令计划假胡之名突击提拔这位山西同乡。

外面知道刘铁男是江泽民的人,但刘铁男通过丁书苗张罗的高官俱乐部――西山会也同时攀上了令计划。

于是,胡锦涛对令计划案不再说话。甚至有人传出他背后的感言:“刘铁男、蒋洁敏都完蛋了,都不关我事,不是我要提拔的。那个人啊,机关算尽太聪明,自作自受吧。”

之后,有报导说,胡锦涛向现任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表明,无论是谁涉嫌腐败,习都可尽管放手去查,言外之意就是他不会干涉调查令计划,为最终收拾令计划达成了一定的默契。

令胡无交集

令计划有意无意营造的印象,好像他是胡锦涛看中,从团中央一路提拔上来的嫡系团派。

查看官方公布的简历可以发现,令计划1979年调入团中央时,胡锦涛还是甘肃省建委的副处长。1982年12月,胡锦涛首次调入团中央,任书记处书记,当时令计划正借调河北省一年,其后又为补学历到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习两年。直到1985年胡调离团中央外派贵州省委书记后,令计划才结束学业返回团中央,做到1995年。而胡锦涛直到1992年还远在西藏当一把手。这16年间,令计划和胡锦涛几乎没有交集。不能说在团中央待过,就都是胡锦涛的人,何况胡锦涛那时候还到边远地区任职,自身前途未卜。

胡锦涛部分简历摘录:

1979—1980年 甘肃省建委设计管理处副处长 1980—1982年 甘肃省建委副主任,共青团甘肃省委书记(1982年9月—12月) 1982—1984年 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全国青联主席 1984—1985年 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 1985—1988年 贵州省委书记,贵州省军区党委第一书记 1988—1992年 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西藏军区党委第一书记 1992—1993年 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 1993—1998年 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党校校长

令计划部分简历摘录:

1978—1979年 山西省运城地委干部 1979—1983年 共青团中央宣传部办公室、宣传处、报刊处工作(其间:1982—1983年借调河北省委办公厅工作) 1983—1985年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政教专业学习 1985—1988年 共青团中央宣传部理论处副处长 1988—1990年 共青团中央书记处办公室主任 1990—1994年 共青团中央办公厅副主任,《中国共青团》主编 1994—1995年 共青团中央宣传部部长,共青团中央常委、宣传部部长

德国之声中文网曾报导称,令计划真正的升迁之路,是在1995年,胡锦涛成为“接班人”的三年之后。令计划在中共团中央宣传部部长位子上,被调入中央办公厅,担任调研室三组负责人。当时胡谨言慎微,正观察高层风向,不可能为自己调兵遣将。

随着令案发展,2014年8月,海外多家媒体报导,胡锦涛最近向身边人士重申,令计划虽然曾给他当过多年大秘和大总管,但根本就不是他的什么“自己人”,也不是他亲自提拔的什么团派成员。

消息人士说,提拔令计划担任中央办公厅主任不是胡锦涛,而是令计划身后的利益集团,其中包括“太子党”的势力,也可以说是令计划是诸多势力在胡锦涛身边安插的“眼线”。

薄一波“养子”

令计划不是胡锦涛提拔的。那么他在仕途关键点究竟是何人提拔的?

据多家媒体报导,令氏兄弟的父亲令狐野,在延安时曾与后来担任过中共中央副主席的汪东兴长期共事,是晋察冀边区第一任医药局长。薄、令两家在那时候就有了渊源:令计划父亲令狐野和薄熙来父亲薄一波,本是一对往来频繁、有多年交情的山西密友,而薄一波几乎将令计划视为养子。1979年,薄一波重新获权刚一年,就让令计划上调团中央。

消息人士说,令计划调到团中央及以后的晋升,都是“中共八老之一”的薄一波一手安排和提拨的,令计划是薄家的一个棋子。

辛子陵2015年1月也对澳大利亚国家广播电台表示,令计划案件是薄熙来案件的延伸。令计划家族与薄家有很深的历史渊源。

他说,2007年令计划能成为胡锦涛的大内总管、中央办公厅主任,也是因为有共青团和薄一波这两个背景,胡锦涛能够接受他,江泽民也能通过。薄一波对江有恩(江初登总书记大位,陈希同揭露了江的生父江冠千在汪伪政府任职问题,邓想换掉江,是薄一波出面说情,使江度过了危机),江以扶持薄熙来相报。所以,薄一波是一手托两家。令计划则成了一个脚踩两只船的人物。胡锦涛与江泽民矛盾激化后,令计划事实上成了江派在胡锦涛身边的卧底。

生死同党

那么,令计划与薄熙来关系如何呢?

海外媒体报导,薄熙来每次来京,都要经过令计划安排与胡锦涛密谈数小时。六常委到重庆山城朝拜“唱红打黑”,也都由令计划一手安排。

媒体还曝出当年陈良宇因上海社保案落马,策划、实施者正是时任中办副主任令计划与时任商务部部长的薄熙来。两人之后的升迁也证实这一点。薄在陈良宇倒台之后,于中共十七大顺利进入政治局;令计划后也被升为中办主任。而在上海社保案之前,身为中央政治局委员的陈良宇一度被视作中共十七大入常热门之一。虽然陈良宇也是江家帮,但薄熙来想达到自己的目的会不择手段。

那么外界一直流传令计划是倒薄推手,这又如何解释?

《前哨》的文章说,“如果没有薄一波,作为一个边城处级干部的儿子,令计划努力终生,恐怕最多也只能爬上个厅级官位吧。挑明这一家族渊源,自然也粉碎了令计划扮演反薄英雄的计划。而事实上他不仅不是反薄英雄,反而是如假包换的薄熙来同党。”

文章举了一个例子。

王立军被押进京的第二天,2012年2月8日,重庆市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据悉,王立军副市长因长期超负荷工作,精神高度紧张… …现正在接受休假式治疗。”同时重庆门户网站“华龙网”上,出现一份王立军的精神状况诊断书,由第三军医大学附属医院开具,称王“存在严重抑郁状态和抑郁重度发作,建议组织干预,对患者实施治疗”。

而与此同时,千里之外的北京,军方301医院里,由令计划督阵,正命令精神科医生对王立军进行“真人诊断”。其诊断结论是“间歇性精神病”,印证了重庆军医大附院千里隔空的“医疗断症”。

《纽约时报》中文网2013年8月31日的报导也证实,令计划安排的“这次检查可以被用来为薄熙来开脱”。

“如果王不是在安全部手中,而是在政法委手中,薄谷开来的如意算盘便打响了(开精神病诊断书是谷的建议),王必将在精神病院中经‘组织干预’迅速治疗至傻至死。”《前哨》的文章说,这种事“相信只有生死与共的同党才能做得出来”。

令周联盟

2014年12月22日,令计划被宣布落马。大陆财新网随即发出报导说,法拉利车祸后,“为掩盖儿子死因,令计划与当时的政法系统负责人达成了某种政治约定。但这个约定随即败露,令计划的政治道路由此逆转”。但这里没有披露是何种“政治约定”。

袁红冰所著《台湾生死书》一书中披露了这个“约定”:法拉利事件发生后,周永康约令计划密会,首先让令计划翻阅一秘密档案。档案中,令计划家族成员仗其之势,在山西垄断煤矿,滥权贪渎,做买官鬻爵之掮客以敛财,暗开赌场以致暴富,等等恶行恶状,事无钜细,皆记录在册。令计划阅后,冷汗遍体,目眩神摇。于是二人达成默契:周永康助令计划在秋天召开的中共十八大上进入政治局常委之列﹔令计划助周永康同薄熙来切割,全身而退。

令计划和周永康在这次联盟之前究竟是何种关系?

《前哨》2012年9月文章说,令周之间早已暗通款曲,早已私定有限合作“君子”协定。所谓“有限”,他当然不会愚蠢到舍弃最大、最强的利益源头胡锦涛。

文章说,2010年开始,为渗透周永康控制的政法委,胡锦涛以加强部门间合作力度为由,要求令计划以书记处书记身分,每月不得少于一次,与政法委正副书记周永康、王乐泉例行联席会议。令计划深知老周凭川油有数百亿身家,一来二往之下,令、周二人居然化敌为友,在胡锦涛眼皮下合作无间。

令计划效忠的是金钱利益,不完全是江派或者胡派,所以脚踩两船。这也是为什么江泽民、曾庆红也打他,胡锦涛也不救他。

从大陆媒体披露的令氏家族腐败情况可以看出,虽然令计划案与周永康案相连,但令计划也有一个庞大而独立的腐败集团,与周氏家族腐败等量齐观。

总帮主驾驭“新四人帮”

“新四人帮”,即令计划、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组成新四人帮政变集团,架空胡锦涛,还要向习近平夺权,坊间对此一直津津乐道。

2015年3月15日,中共《人民日报》原副总编辑周瑞金在财经网上刊文称,周永康被指与薄熙来、徐才厚、令计划案都有牵连,他伙同李东生、蒋洁敏等人,更是或串联、或并联,组成了一张巨大的贪腐网,到了几乎可以“遮天蔽日”的地步。

这是大陆媒体比较直白地说出了,周、薄、徐、令四人联盟 “遮天蔽日”。

辛子陵今年初对澳洲广播电台表示,“说令、周、薄、徐是个政变集团,其最终目标是推翻习近平,夺取最高权力,这符合事实;但突出令计划,把令计划摆在首位,这就不符合事实了。薄熙来政变成功了,薄熙来是一把手,令的地位会上升,比如进政治局,甚至当常委,但还是个幕僚。在这个反党集团里轮不到他挂帅,他也挂不起帅来。”

辛子陵说,“造这个舆论,是要反贪打虎止步,掩护老老虎、老虎王。当年抓出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说是‘一举粉碎四人帮’,结束文化大革命。因为四人帮的帮主是毛泽东,应该是‘五人帮’,至于四人帮,是为了保护毛泽东。新四人帮的提法是要保护总帮主和他的军师。这样说,你懂的,听众和读者也会懂的。”

这里的总帮主和军师就是指江泽民和曾庆红。

中纪委公布令计划落马后,原上海大学教授、在上海市金山区经营农场的张炎夏在新浪博客发了两文,记述张家和陈良宇家几十年交往中的一些轶事。

文章最后说,“其实有些话到现在还是不能说的。令和薄因为已经被判,有问题的我可以说,但这不会是两个人的问题,令、周、薄,是三驾马车,只有一人驾驭,大家早晚会知道是谁。”

“我们不妨想想,周被抓了那么多时间才宣布,显然是有阻力,而且阻力必然来自比周职位更高的人。而令一被抓马上就宣布了,显然没阻力,为什么呢?最简单的解释是阻力来自同一人,清除了抓周的阻力,抓令就没阻力了。而没有按照正常程序公布,在夜里突然宣布,说明习也怕夜长梦多吧,避免节外生枝。”

在大陆的张先生能说到这个地步已经不错了。这里的“ 只有一人驾驭”,当然是指上文提到的总帮主。

张炎夏最后语重心长地说,“习主席,你任重道远。”

以上都证实了大纪元之前的报导:由于担心迫害法轮功遭到清算,由江泽民主导、曾庆红主谋,江派在“十七大”后制定了薄熙来、周永康联手政变、废掉习近平的计划。该计划由时任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和时任重庆市委书记薄熙实施,在中共“十八大”上让薄熙来接替周永康的职位,掌管政法委“第二权力中央”;待时机成熟后,联合江泽民在军中势力,意图在“十八大”后两年内,赶习近平下台,推薄熙来上位。

不过现在应该加上,令计划以中办主任的身分,居中联络,暗中策应。

时事评论员夏小强指出,令计划作为江泽民安放在胡锦涛身边的“暗钉”,这一点在通过令计划调任统战部长后的作为得到进一步证实。令接手统战部之后,统战部加强向海外输出迫害法轮功政策,在台湾、香港、美国,受统战部控制的特务组织对法轮功的打压变本加厉,甚至给出国访问的习近平制造难堪。在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令计划的卧底身分暴露无遗。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表示,令计划作为中办主任,在协调中共这部庞大的机器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是难辞其咎的。“610”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政法系统。但是中共党委整个系统、整个专政机器,必须是中办发号司令、协调运作,才能使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达到如此惨烈的深度和广度。

综上所述,令计划是薄一波一手推上位,是薄家一颗棋子,与薄熙来是暗中勾结的死党。令计划不是胡锦涛一手提拔,胡锦涛的性格和不作为给了令计划很大的空间,以至于令计划可以“挟天子令诸侯”。令计划的工作角色和见风使舵的本性,使他与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沆瀣一气,形成“新四人帮”政变集团。令计划利益至上脚踩两只船,亦江亦胡也非江非胡,在胡锦涛和江泽民矛盾激化时成了江派安插在胡锦涛身边的卧底,一度成了江泽民手中一个棋子。

 

来源: DJY

发布于 中国聚焦

周永康3.19政变回顾系列(六)

38军火拚武警后 军长被调任兰州军区副司令

(接上文)习近平至今仍握有周永康3.19政变的证人

去年1月份,曾率38集团军平定3.19政变的第38集团军军长许林平升任兰州军区副司令员。许林平被外界视为中共前总书记胡锦涛的亲信。

2012年2月6日,时任重庆市副市长的王立军夜逃美领馆。有关薄熙来、周永康要发动推翻习的政变密谋曝光。据悉,在此之前胡锦涛已铁心倒薄,并加紧防备,为拿下薄熙来做好准备。胡将中央警卫局大换血,换上38军调来的一个加强排作贴身警卫。

被称为中共王牌部队的38集团军也被换军长,原第38集团军军长王西欣被调派出任国防大学副校长,接替他的是胡锦涛的亲信许林平少将。

官媒《保定日报》在2012年3月17日的报导中捅破中共王牌部队38集团军军长已经换帅,原军长王西欣改任国防大学副校长,其空缺由第65军军长许林平接替。重庆事件刚一爆发就突然爆出38军已换帅,一度引起外界的猜测。

3月15日,胡温下令撤去薄熙来重庆市委书记的职务,薄熙来被抓。四天后,3月19日北京城内发生开枪对峙事件,许林平率38军入京擒贼,助胡、温反控周永康。

38军交战武警

3月19日,胡锦涛调动驻扎京南保定的三十八军入京,战斗任务是“粉碎阴谋分子军事政变”。

有知情人称,当时战斗目标是北京市东城区灯市口西街十四号,即中央政法委总部。还有知情人则肯定为玉泉山某处的周永康私邸。

枪声从白马寺附近的中央政法委传出,该处有一个排的武警特种部队把守。当时特警喝问趋近的“特兵”意欲何为,野战官兵回答称:“奉军委主席令彻查政变基地,缉拿政变首脑!”驻守政法委的特警威胁称:“冲击国家要害部门等同谋反,若不马上撤退格杀勿论!”

然后武警又对天鸣枪示警,但是三十八军的精锐部队数秒内将武警们缴械。

38军军长晋升

大纪元曾获悉,中共开“十八大”期间,胡锦涛、习近平曾秘密布局,北京市人民大会堂附近的地下通道里都秘密布满军队,当时局势剑拔弩张、一触即发,只要江派有武装异动,胡习就立即动手,采取军事行动。

38集团军驻守在保定,是距离北京最近的野战军,89年“六四”时曾奉调入京镇压学运。时任军长徐勤先因抗命拒率部入京戒严,事后被中共撤职查办。

去年1月2日,兰州军区举行晋升少将军衔仪式,前38集团军军长许林平首次以兰州军区副司令员身份露面。新闻画面显示,许出席晋衔仪式时,其军装上的履历表显示其已为副大军区副职。

1957年出生的许林平曾历任38集团军113师副师长、师长、副军长,海军北海舰队代理副参谋长等职。胡锦涛任军委主席任期内,许林平在2007年7月被授予少将军衔,并于当年年底出任65集团军军长。

 

来源: 大纪元

发布于 中国聚焦
第1页 共43页

Copyright © 2013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Desktop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