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电台 -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Switch to desktop Register Login

(网络图片)

 遥视,又称千里眼,即能超越正常视力范围以外看到遥远事物的特殊功能。古今中外,都有关于遥视的记载与报道。在修炼人看来,这是一种超出常人的特异功能,是无法按照现有的人类思维去理解的;而一些科学家则试图通过科学的方法来对其进行研究,以证实其是否存在。

美国对于遥视的研究开始于1972年。由于当时苏联正积极进行超能力兵器的开发,深感危机的美国中央情报局(CIA)为应对挑战,亦开始着手研究人类可能具有的超能力,并选中拥有一流研究团队的斯坦福研究所(SRI)对特异功能进行研究、开发。担任项目负责人的是物理学家拉塞尔·塔格(Russell Targ)博士和工程学家哈洛尔德·巴索夫(Harold Puthoff)博士。他们将超能力者英科·斯旺(Ingo Swann)作为第一个实验对像。

经过几百次的实验,塔格和巴索夫证实斯旺仅靠地理坐标,就可以将所在的场所透视,并绘出地图。然而,包括众多科学家在内的许多人对此表示怀疑。

一天,当塔格、巴索夫和斯旺正在研究室研究下一步的研究计划时,突然接到了一个塔格博士认识的科学家的电话。他当场向斯旺提出了挑衅,让斯旺描述出南纬 49度20分、东经70度14分的情况。那是个位于距离澳大利亚、非洲和南极三个大陆几乎是等距离的大西洋上的地方。斯旺闭上眼睛遥视了数十秒后,便将所看到的场景正确地描述了出来。电话那头的科学家顿时惊呆了,他表示:“遥视的内容非常正确。”

1974年,斯坦福研究所还进行了如下两个实验,实验的参与者是帕特·普莱斯(Pat Price)。一次,塔格博士和普莱斯留在实验室,研究所所长巴纳·巴克斯在偏僻的道路上随意驾驶,普莱斯要对车行驶半小时后经过的场所进行遥视。结果证明,普莱斯的描述完全正确:巴克斯去了当地的港口,港口是避风港兼码头,码头上停泊着小动力船和帆船,从码头往上看的山丘上有东方风格的饭馆。

还有一次,研究人员给普莱斯相应的经度和纬度,普莱斯遥视后称自己看到了“做成像桥那样的巨型起重机,起重机有8个轮子,在轨道上移动”。这个地方事实上是苏联塞米巴拉金斯克绝密的核试验场。而在1977年5月2日发行的《航空周刊杂志》上公开的塞米巴拉金斯克核试验场的示意图上,人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在轨道上移动的桥形巨型起重机。

1978年,美国陆军情报部门开始了名为“康德拉·沃甚”的遥视研究计划,次年转移到斯坦福研究所,而名称也变更为“星座计划”。当时选出的具有遥视功能的人员有美国FBI官员肖·马克莫尼格尔等6人。在国防部的监督下,斯坦福研究所进行了多次实验。这些具有超能力之人曾被派往各个政府部门去完成了任务,其中最为出色的是肖·马克莫尼格尔。据说,他在18年间共进行了4000多次的遥视,成功率为53%。

仅举一例。1978年,美国军方拍到了苏联在塞米巴拉金斯克附近新建的建筑物的照片,但对于内部一无所知。马克莫尼格尔和另外一人受命遥视。他们“看”到:内部有潜水艇,装配的导弹和苏联从前制造的不同,或许是新型的潜水艇。两人的遥视根据后来的情报得到证实。

实验还显示,这些具有特异功能者还能看到未来。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有遥视者看到美国驻莫斯科大使馆中安装了许多窃听器,这些窃听器被埋在墙壁、天花板等地方中。1993年,美国CIA和国家安全保障局联合对正在修建的美国大使馆进行检查,果然发现了数千个窃听器和巨大的发射天线,结果新大使馆的建设被停止。

事实上,美国军方曾将七千万美元的年度预算投入到特异功能方面的研究上,而从1981年到1995年,五个由美国政府资助的不同的科学审查委员被赋予了核实特异功能现象的证据的任务。这些任务源自于美国政府的担忧:如果特异功能是真实存在的,它可能是影响国家安全的重要因素。

不过,随着苏联的解体和冷战的结束,“星座计划”被中止,美国国会研究服务部、军事研究院、国家研究委员会、技术评估办公室和美国科学研究学会(后者受中情局委托)分别对其进行了评估。五个部门的调查报告尽管在细节上存在不同解释,但结论均为:一些心灵现象的实验证据确实值得认真的科学研究。

美国人Jim Schnabel在其撰写的《遥视者──美国心理间谍秘史》(Remote Viewers - The Secret History of America's Psychic Spies)(1997年)一书中,列举了很多关于遥视用于军事目的的非常可靠的实例,其中包括一位美国总统。

比如:1977至1981年担任美国陆军情报助理参谋长的Edmund R Thompson少将曾这样说过:“我从来不喜欢跟怀疑论者辩论,因为如果你不相信遥视是真实存在的,那么你根本就没有调查过。”美国前总统卡特在回顾 1978年的遥视事件时说:“她进入出神状态。就在她神游的同时,她给了我们一些纬度和经度数据。我们将卫星相机聚焦在那一地带,然后发现了失踪的飞机。”

而参与研究的巴索夫博士的论文《美国中央情报局在斯坦福大学研究所启动的遥视研究项目》详细阐述了该项目的综合成果,并声称这些成果为证明遥视能力的存在提供了有力的证据。

1995年,美国科学研究学会审查了应美国国会请求的遥视研究项目。两位主要的审查员之一、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的统计学家 Jessica Utts总结道:“很意外,对这些调查的审计结果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期。认为这些结果可能是由于实验方法上的缺陷所造成的,这样的理由是毫无依据的。类似在政府资助的研究中发现的成果已经在世界各地的实验室被大量复制。这种一致性是不能随便被解释为缺陷或者欺骗的……”

另一位主要的审查员,同时也是一位怀疑论者的Ray Hyman,也赞同道:“我倾向于Utts教授的看法,这些实验确实取得了真正的成果,而不是无效假说中的巧合。”

美国二十多年对遥视功能的研究证明,任何否认遥视存在的人都不是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虽然内中有许多是今天的人类依旧无法理解的,但这不是值得我们去进一步探讨和深思的吗?

文章来源:secretchina  原题:美国情报部门的遥视特异功能研究计划(图)
发布于 网文荟萃

美国中情局前雇员斯诺登因揭密逃亡海外,受访时避答自己到底有没有真的读过那些档案。图:翻摄THE HILL

2013年5月20日,在美国中情局前雇员斯诺登携带美国秘密档案飞往香港,并将掌握资料披露给英国《卫报》(the Guardian),于同年8月,他取得俄罗斯政治庇护。在日前(5日)接受HBO电视台“上周今夜”(Last Week Tonight)节目采访时,闪避一个关键性问题:你到底有没有真的读过自己对外揭露的那些档案,斯诺登却闪躲避答。

4月7日据新西兰电视台(Television New Zealand, TVNZ)报导指出,2013年斯诺登曾告诉《南华早报》(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称,他为什么无法很快地将所掌握到的档案来公布,是因将这些档案交给记者之前,他自己必须先完全读过。

可是,依据美国各媒体所提供的画面显示,前天斯诺登接受HBO电视台“上周今夜”(Last Week Tonight)节目主持人奥利佛(John W. Oliver)采访时,斯诺登却未能坦然地回答有关的问题。

主持人奥利佛问斯诺登:“这些档案之中,你真实读过几份?”

斯诺登回答:“我曾经评估过资料夹里面所有的档案。”

奥利佛再继续追问:“你曾经读过每一份档案了吗?”

斯诺登仍没有正面回答:“嗯,我确实了解我所交出去的。”

奥利佛说:“了解档案内有何内容,与真实读过这些档案内写的什么,两者之间是有差别的。”

此时斯诺登开玩笑地说,“你最不想做的事情,就是去阅读几千份复杂的国安局秘密档案。”

斯诺登称,这些档案资料已不在自己手上,都已交给记者们去分析,由他们去决定是否要加以报导。

奥利佛此时怀疑地说,“所以,《纽约时报》取得一张投影片,没有小心编辑,结果就有可能让人们看到正要投入摩苏尔地区(Mosul)对付盖达组织的东西。”

斯诺登同意:“这是个问题。”

奥利佛说:“ㄟ,这根本就是搞砸了。”

斯诺登同意:“这根本搞砸了”

奥利佛说:“你交出一些档案,里面的资讯你也知道会带来伤害。”

斯诺登回称:“只要你是自由的,就不能完全免于风险。一个人能够免于风险的时间点,只有进了监狱以后。”

2013年斯诺登在国防部承包商博斯艾伦咨询公司(Booz Allen Hamilton Holding Corporation)服务,被派到美国国安局夏威夷某机构担任系统管理员。同年5月20日,他飞往香港,将其所掌握到的美国秘密档案披露给英国《卫报》(the Guardian),同年8月取得俄罗斯政治庇护。

 

来源: aboluowang
发布于 国际焦点

Copyright © 2013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Desktop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