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电台 -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Switch to desktop Register Login

中国经贸官员的流亡纪实:走出红尘(10)

给本项目评分
(0 得票数)

2014年5月14日,来自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 联合国广场集会。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前中国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办公厅官员张亦洁在集会上演讲。

(戴兵/大纪元)

作者:张亦洁
  【编者按】作者张亦洁女士原是中国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办公厅处长,曾任中国外贸部办公厅党支部书记。因为修炼法轮功,张亦洁被李岚清亲自点名劳教,被薄熙来亲自下令开除公职,遭受了惨绝人寰的迫害。九死一生后,她对人生、对当今世界的认识,可谓别有洞天,深具启发。本文根据正见网:反迫害纪实:七月流火《走出红尘》改编而成。

最后的摊牌

这天,厅领导通知我到石部长办公室,说石部长要找我谈话。可见我的问题已经到了他那一层,否则就是上边压下来的。 这个上边就是李岚清——前外经贸部部长,现任国务院副总理。外经贸部是李岚清的大本营,他是从外经贸部平步青云的,所以他格外关注这里。

我想,不管是谁谈,谁也动不了我心中的“师和法”,李岚清也如此。我早已做好了离开部机关的准备。想到此,我心里是轻轻松松的。我再一次体会到,当一个人真正无欲无求的时候是万难不惧的。

我来到石部长办公室,石起身把我让在他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几句寒暄之后转入正题,他仿佛很遗憾、很懊丧地说:“小张啊,当年你给我的《转法轮》书我没看呐,我要是看了的话,我就会阻止你修炼,你就不会有今天的事了。”说完长叹一声:“唉!……”

我心里惊讶:真不愧当了部长,说话前围后堵、天衣无缝、滴水不漏。他早已不是当年广交会上给他写大会开幕报告和闭幕总结报告的石司长了。这个开场白让我一时无语。

我突然想,为什么不说话,平时根本没有机会说,现在要抓住时机说。想到此我立即接话:“是呀,石部长,我很遗憾您没看,如果您要是看了的话,您就会知道那是一部教人重德向善的高德大法,而且您绝不会有遗憾的。”

石很严肃的看了看我。我继续发自肺腑的说:“石部长,我倒真希望您能看一看这部书,那么您也就会知道我们为什么会修炼,而且义无返顾地面对今天的取缔和压力。”说完,我正视着他,看他如何作答。

他却转过话题说:“小张啊,你真是涉足太深了。你要知道当前的形势,你要知道中央对法轮功的态度,这是不可逆转的,作为一个政府官员,是必须要和党中央保持一致的。这么多年的机关工作,你也是办公厅的老处长了,你应该知道这件事的轻重啊!你可别糊涂……”

说到此,我自然的截住他的话,我知道和他谈话要抓紧时间、要简练,我必须尽可能的把我的意思表达到位。我说:“是,石部长,这个道理我清楚,但是我们没有做错什么,我们从没有想到我们修炼真善忍会有什么错,这和政治毫无关系。部机关这么多大法弟子,统计一下,他们每年为部里省下多少医药费,这还不说明问题吗?我们都重德向善,努力工作,这不是您当部领导所希望的吗?这没有什么错啊!”

我加重语气说:“再说,法轮功根本不是媒体说的那样,那全部都是造谣。现在部里撤消了我们的炼功点,硬逼着我们表态不炼了,否则就党纪政纪处理,这本身就不符合党的政策。”

此话已不入耳,部长已面有愠色。他避开我的话说道:“小张啊,你回去好好想一想吧,这个问题是很严肃的,你这样下去,是有后果的!”石部长毋庸置疑的说。

“而且你会影响XX的。”他紧接着强调性的补充了一句。他是说我会影响我的先生。

我很清楚和他谈话是没有结果的,中国的这一层高级干部中早已少有“以是非思考问题”的了,都是“跟人” ,说白了就是“跟权”。“权”和“利”早已买断了中共高层相当一批人的良知和良心!

走出石部长的办公室,回味暂短的谈话,我知道他已摊牌——“你这样下去是有后果的”,这是他要见我的目的 。我知道过了他这一级,下一步就是彻底处理了。

晚上接展展电话:“到我家来,有个朋友想认识你。”

来到展展家,展展指着一个穿着亮丽,很有气质的女士对我说:“大法弟子,常虹,澳籍华人。”

展展指着我对虹说:“她就是张XX ,石部长说的就是她,不是我。” 展展笑着说。

看我被搞糊涂了,展展解释说:“今天下午她被石部长召见,席间谈到法轮功时说起你。”

常虹活跃起来笑着和我说:“今天和你们石部长见面,谈话间,我们自然的说到了法轮功,我告诉石部长,我也是修炼法轮功的!你猜怎么着?你们石部长瞪大双眼那个惊讶呀……”常虹咯咯咯地笑着。

常虹说:“但他很聪明,他马上就表示对我理解。他还表扬我说:“我看你就很好,很正常,不痴迷。我们部机关有一个处长,很有前途的一个人,可是却对法轮功非常痴迷,连他丈夫都劝不了他。很不正常!……”

我们几个哈哈大笑。……

常虹说:“你的日子不好过啊!”

我说:“是,展展在总公司,虽然隔着一层,可是境况也好不了哪去,都在那只黑手下。他们必须让我写下书面保证不炼了,这件事又跟“三讲”搅在一起,弄得硝烟弥漫。我说‘大法好!炼!’他们就和我拍桌子,就说‘你不正常!’。”

我笑着说:“下次会见你告诉石部长,我们都真诚善良,是这个世界上最正常的人,只有自己不正常才会认为别人不正常……”我们三个开心地笑着。

后记:走出去迎接光明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三借中国新年假日之机,我秘密离开北京飞往广州,目的是交流多日来一直萦绕在心头的困惑,那就是走向天安门上访护法这种形式到底对不对。

广州的形式比北京宽松得多,我找到了十分信赖的同修,和他交流之后,他决定送我到珠海一个同修那里。从九号到十七号,我静心学法,交流、看明慧文章,彻底搞明白了,我们应该走出去,走出去护法,走出去迎接光明。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一日,办公厅召开支部大会开除了我的党籍,先前已撤销了党支部书记职务。

二零零零年四月我被撤销全部职务,开除公务员。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八日 ,我离开外经贸部办公厅被下放到企业。

九个月的鏖战终于结束了。

如凤凰涅槃!我立刻投身到人间助师正法的滚滚洪流之中!…… 

两袖清风,张开双臂迎接新的光明!……

二OO四年完稿于北京

二O一一年修定于纽约@*

来源: 大纪元

Copyright © 2013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Desktop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