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电台 -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Switch to desktop Register Login

中国经贸官员的流亡纪实:走出红尘(9)

给本项目评分
(0 得票数)
受中共迫害被迫离开家园,来到美国的法轮功学员张亦洁。(图片提供:张亦洁)
作者:张亦洁
 
 【编者按】作者张亦洁女士原是中国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办公厅处长,曾任中国外贸部办公厅党支部书记。因为修炼法轮功,张亦洁被李岚清亲自点名劳教,被薄熙来亲自下令开除公职,遭受了惨绝人寰的迫害。九死一生后,她对人生、对当今世界的认识,可谓别有洞天,深具启发。本文根据正见网:反迫害纪实:七月流火《走出红尘》改编而成。
再闯新闻单位
紧接着我又如法炮制,再闯海关总署、全国妇联,将材料发往中央所属各部委和国务院各部委,还有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直辖市的省委、省政府。

接下来就做新闻单位。媒体是这场取缔的急先锋,舆论宣传是最重要的,可是有多少新闻单位清楚这场取缔的事实真相!我瞄准了离外经贸部机关不远的一家报社,大概是北京晚报。通过这家报社把真相资料发往全国37个省市自治区直辖市的各大日报社。我准备了至少40套材料。报社大不同于规范严谨的国家部委,他面对的是广泛的社会层面,整天接触的是作者与读者,比中央机关的门好进、方便多了。我曾在报社实习过,大致了解报社的机构设置,感到压力少了许多。报社信函一般都是投稿、反馈,用小信封且份量不宜太重。为稳妥不被查拆,我把这些资料压缩字体复印,每个省报社一套资料,分装进几个信封。所有的省市日报社写好、装好便是更沉重的一大提包。

定好日子的那一天,我顺利通过大门。为避免盘问,我还是装扮成本单位人员,我脱下外衣,放在包里。开始一层层楼寻找发信的传达室。我神态自若,暗暗查找,绝不东张西望,但是沉甸甸的大背包还是招来了几个人的盘问,我巧妙的应付过去。楼上楼下找了几趟,最后终于在敞开大门的一个空房间,找到了投信处。我一眼看见地中间放着一个撑开四边口的大帆布袋子,房间没人,我走进一看,正是邮袋,里边已经装了半口袋信件, 我迅速拉开拎包,底朝上,“哗!”把一袋信件倾到大口袋里,太爽了!我弯腰又在袋子里翻腾两把,把这些信掺进去,转身离开。

出楼来,走上长安街,心中充满豪情和无比的坚韧,我第一次感到自己存在的价值和为大法付出的快乐。我想,做完东长安街再做西长安街,一直做到公安部。

千人大会杀一儆百

外经贸部紧锣密鼓的跟进迫害 ,部机关再次召开千人大会表态:重申中央和江XX的指示;对法轮功定调子,打棍子;对全部大法弟子发出最后通牒。

部长在台上声嘶力竭的暗点名。我和虹仍旧坐在被指定的前三排专座,满耳听着台上的叫嚣。我们坚持信仰、不放弃修炼被他们侮辱……

我知道台上这个“特别是”在点我,他们一直都在拿我开刀,他们弱智的认为只要我就范,别人都会低头。虹是副处长,和我同在办公厅,却一直没有领导找她麻烦。但我们都知道这是先杀一儆百、暂时的宁静。邪恶既然宣战,就会像狼一样凶残,不会放过每一个人,我们早有心理准备。

工青妇等政治部门顺序上台表态:一定紧跟照办……跟文革运动的动员大会差不多少,就差呼口号。

十年之问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日,全国人民都在迎接一千年的到来。人们把它当成千禧年,倾注了有史以来超越迎接元旦的更大热情。我却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人类已走进最后的岁月。无论东方的佛、道教还是西方的天主、基督教;无论是《推背图》、《梅花诗》还是《阁庵遗录》、《诸世纪》;无论是久远玛雅人的天文历立法、传世的水晶头骨还是当代谜一样的外星生命,都揭示了今天人类的同一个命题:最后的人类!

诺查丹玛斯在他的《诸世纪》里,既明确又隐讳的揭示了一九九九年的地球灾难 。他明确,明确在指出地球毁灭的存在;隐讳,隐讳在一个伟大的救世主推开了地球相撞。当毁灭终未发生的时候人们就把它当成荒唐的故事甚至迷信邪说,使《诸世纪》在最后一个预言里一落千丈。

然而,诺查丹玛斯真正伟大就伟大在他最后的隐讳上……因为他看到了那一幕,看到了创世主下世,承担了全人类即将毁灭的罪业,洪传大法,救度世人,使人类从最后的灭亡走向新生!所以他再也没有了预言!

大约在一九八八年,我在中国驻罗马尼亚大使馆常驻的时候,一次使团活动,一位德国的外交官带着他九岁的女儿安妮娅和我聊天,他突然直接了当的问我:“您对世界末日这件事是怎样看的?”

我对这个问题大吃一惊。因为我从未听说过什么“世界末日之说”。那时,我还在追求可笑的共产主义信仰,并怀疑神的存在。我自认为博览群书,却不想在德国外交官面前表现得如此的孤陋寡闻……他很失望的样子并没有丝毫嘲笑我的无知,我和他再也侃不起来五千年传统文化的骄傲。

不管是德国外交官还是平民百姓,谁都希望在灾难来临之前寻得一条生路,或者大家共同面对死亡,共同去承担死亡,共同去承受恐惧!但是神再也不会指点今天的人类再造一艘诺亚方舟避难。人认为人类有制造宇宙飞船、海洋潜艇等等人类最伟大的能力,但谁又能抵挡强大的古罗马帝国灭亡于黑死病的大瘟疫呢!……

今天的人类哪有逃脱之路?

一九九零年,我结束使馆长期工作回国,四年之后,我无比幸运的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从此,开始了人生脱胎换骨的重生之路 ……

今天,在千年一刻的最后时间里,我和全世界的大法弟子,深深叩拜慈悲伟大的师尊!那些人类久远的神谕已精准的验证着今天发生的一切,感谢伟大的师尊早已开辟了救赎人类的无比辉煌之路 ……

今天,我想起了当年未能回答德国外交官的问题这段故事,十年后我还保留着当年安妮娅送我的一幅小油画和一个小针线盒,那个问题我也一直未能忘记。十年后的今天我回答德国外交官那个问题还不晚,希望他、安妮娅和能看到我回答的人们:请了解法轮大法!请记住法轮大法好!请不要相信中国当局对法轮功的一切诬陷,他是人类的真理真法,他能解答我们生命中的一切疑问,带你真正走上脱离一切苦难,获得新生的生命永恒之路!

愿今天是与我有缘生命的真正的千禧年!

路漫漫已尽

日子像流火……

“家”像炸弹……

其实这个时候每一个大法弟子的家庭几乎都在经历这一幕,恐怕只有那些夫妻双双的神仙眷属除外。

晚饭时先生对我说,“另外一个X部长跟他说,要他再做做作我的工作,并说只要“如此这般、这般”就能扭转局面,处分的命令虽然决定了,但还没有签发…… 。”

我心想:“天哪!这不是在钝刀割肉吗,有完没完啊?!磨死我了,我顿感身心疲惫,我努力排除这种不正常的感觉。

我注意地听完了先生的话,确切点说是X部长的话。我理解那位部长的苦心,希望我能变通,说不忍看我才华横溢而被一撸到底、两袖清风。

但是,不管是如此这般、还是如此那般,都是以不修大法为条件,以良心做抵押,和那个XX党坐一条板凳、苟同它们的取缔才行!

我再次表示初衷不改!我再次表示绝不放弃大法修炼!没有商量的余地。我决不可能以妥协或说假话换取平安无事……

先生急了,他清清楚楚的知道,他十万火急的知道,这是最后最后的机会,最后最后的希望。因此,他不能放弃这最后的希望,无奈之下他又提出代我表态放弃信仰,不再修炼。 

我告诉他:“绝不可以!你不能替代我表态签字,我同意你这样做就如同是我做一样,而且比我自己做还要苟且,这种把戏连想都不要想。不要再逼我了,没有余地 !”

我一再说,一再劝,心中无比难过……  先生终于绝望,他说:“我不能忍受你的一意孤行!无法理解你的所言所思!我们的路走到头了!没法过了!你和法轮功去过吧!……”

我掩饰心如汤煮的痛楚开玩笑说:“你想离婚啦?真觉得卖酱油的好啊!”

他说:“是!我正在考虑!”他严肃的、绝然的说。

“那我也没办法了。那我怎么办呢?那我是不是也得找个卖酱油的呢?或者找个卖冰棍的!”我心酸的笑着说。

可是他连看也不看我,转身走掉。他真是彻底绝望了。

混沌苏生

今天是十二月三十一日,公元一千九百九十九年的最后一天。

下午机关放假。我把电话挂到先生的办公室,他不在。又问了几个部长秘书都没见他,下午他没有对外谈判或任何会见。他是躲了。

他什么都撂了。我知道他太生气了,这么多年,无论在机关还是在他父母、兄弟姐妹、亲属跟前,大事小情他可谓一言九鼎。如今轮到自己,摊上这么大事,却扭转不了局面,做不了我的主,眼睁睁的看着我失掉一切,恐怕还有不可收拾的后果,他真是受不了,他无法理解和承受这一切。

我一如既往的买菜做饭,认认真真的煎炒烹炸一番,准备了千年最后一顿丰盛的晚餐。我心里沉甸甸的,那是一份沉甸甸的坚强夹着一份沉甸甸的难过。

我想,日子一天天的过,他的思想也要一步一步的转,转不过来,他真想分手,我还真得有这个思想准备。但愿他不走这条路,如果他终究不能容忍我的修炼,不分正邪的漠视我的无辜和苦难,大难临头独自飞,那就让他飞吧。

我期望一切都能好起来,前面的路虽望不到尽头,但是不管未来还有多少高山大河要过,我决不后退半步。

我望着满桌菜肴等不到他回家,饭菜凉了,心也凉了。儿子同同在江苏奶奶家,只有女儿和我,依旧在等。

终于等到先生回来,我和女儿请他吃饭。他却拒绝和我们讲话,始终一语不发。多年来,每当这个节日,吃完团圆饭,按惯例备好各种水果和大家爱吃的小食品,全家聚在一起看新年晚会,待午夜12点数过新年的钟声后,才去休息。

而今是千年的最后一天、最后一个夜晚。人一生难得赶上一个千年跨越之时,我希望他起码能和女儿一起度过这个节日。可是,他饭后便离席把自己锁在卧室里,再不出来。

晚会开始了,我和女儿几次敲门,都遭到无语拒绝。无奈我只好关上电视离开大厅,不再打扰他。我陪着女儿到楼上的大厅看晚会,女儿闷闷不乐,没看一半便躺在地毯上睡着了,我关掉电视。听见窗外传来阵阵欢腾的鞭炮声,……

我孤独的遐想 :两千年!多漫长的岁月!这两千年间我是谁?我都在哪儿?是怎么走过来的?大脑回答不出来,岁月无痕,一片空白,空白了两千年、不!一万年或许更多的无数岁月!

我想,这两千年如果平均寿命50岁就要轮回40次,如果我们都能记得每一次轮回的往事,人与人之间还有冷对争夺,邪恶和迫害吗?可是我们只能记得第40次的岁月,最后这50年的往事。前39次和之前的无数次生命历程,只有忘却、忘却!往事如烟,岁月 更无痕!我们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们活得不明不白,我们活得苦不堪言, ……

大法是一把开天的板斧,师尊带我们走出“混沌”,我们从此苏生,牵手我们往生到三界五行之外的永恒之中。此时此刻,即将逝去的千年,也将回归到再无忘却的永恒,相比之下的50年啊,先生你有多么可怜啊!还有我们那无数的众生国人 ……

我不觉悲喜从中来,泪水潸然而下…… @*

 

待续

Copyright © 2013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Desktop version